15 Staunton Street

15 Staunton Street

這些年來,她已極力避免夜歸,可惜這天仍是無可避免地工作到夜深,她心中只希望不會出現任何差錯。只不過事情總會向壞方向發展,這天則是家門前倒下了一個醉酒佬,害她沒有辦法歸家,結果要出動警察,趕他走才能上樓回家。

「也許不能留在這裡了。」她心想。

這次是倒在門口的醉酒佬,下回等待她的又會是誰呢?

夜深的中環,一心只求買醉的人踏入士丹頓街,在酒吧與酒吧之間徬迴。在這裡,入夜才是一切的開端。這條聞名中外的酒吧街,是著名的中環SoHo區的一部份,成為香港多姿多彩夜生活的象徵。這些半醉的人,大概想不到過去的士丹頓街,曾經是一個樸素的社區,更想不到這裡曾經是佛門之人的集中地⋯⋯

「小時候,整條街都是三層高的木樓梯唐樓。有各行各業在這裡,例如印刷行、打鐵行、米舖、士多和木行,這裡還有很多庵堂。」在士丹頓街15號居住多年的她說,「從前想搭的士來的話,叫司機載你到師姑街他就會懂。」

60年代的士丹頓街是一個只能用街坊街里來形容的社區,這裡聚集了各行各業,同時也有很多民居。不少大業主會租屋給二房東,二房東再找不同租客分租,一個單位隨時能住二、三十人。生活空間雖然狹窄,大家卻是相處融洽,各自睡在帆布床上互不干涉,夜晚甚至連門也可以不關。

士丹頓街曾被人稱作師姑街,是因為有很多女尼聚在此處設立庵堂修行,於是從小就在這個社區長大的她,也順理成章地成為一位學習佛法的人。過去三十多年的時間,她一直住在士丹頓街15號。

然而,時間也改變了士丹頓街。

「每逢農歷七月,住在對面的潮汕和海陸豐人一定會舉行盛大的盂蘭盛會,在街上燒街衣,當時整條街都是煙霧瀰漫的。」她回憶昔日的盛況,「可惜現在全都搬走了,已經再沒有從前的情景。」

當半山電梯啟用後,一切開始改變。有電梯自然方便不少,但方便換來的就是發展。士丹頓街熱鬧起來,也開始出現大大小小的酒吧;同一時間,從前的居民也一個接一個地搬走,士多、民居和庵堂一一消失。儘管萬般無奈,最終她也搬離了失去了昔日清靜的士丹頓街。

「我想一直保留這間屋,因為和師父有幾十年回憶,很有感情。雖然近來已經很少來這一區,但間中路過時,也會很感觸。」她提起她學佛的師父時,變得感觸起來,「假如有天這條街被收購重建,我會很不捨得。變遷是無奈,但變遷是一定的,我可以理解,但一定會感觸。就算當初我們反對附近大廈重建成二十多層的高樓,結果還是沒有辦法阻止,要重建的始終還是要重建。」

香港人不念舊,腦中只想着發展,卻沒想到發展的同一時間,會讓人失去很多重要的東西。

「有時會想,為甚麼這條街變了那麼多?」她說,「但又會想:啊,其實自己也變了很多。」

士丹頓街是一條充滿故事的街,這裡曾經住著各式各樣的人,有潮汕、海陸豐和惠州人,有和尚與女尼,也有木匠、打鐵師父和印刷行工人,連孫中山也曾在這條街和其他革命志士一同策劃起義⋯⋯士丹頓街和香港無數的街道一樣,隨著時間流逝有很多東西消失了,但同時,時間也讓很多全新的東西得以出現。

士丹頓街15號,曾經是修行者居住的地方,曾經是咖啡店,曾經是剪紙藝術工作室,現在,就成為了Storyteller的The Cabinet of Stories。讓我們在小小的唐樓單位之中,繼續為大家分享更多珍貴的故事。

___________

我們走訪了這條街道不同角落,從不同街坊口中聽到城市變遷的故事,但卻沒有半點哀傷。搬進來兩個多月,也漸漸感受到鄰里之間的默契。大概即使一切面目全非,某些溫暖從沒有消失,還是通過人被傳承下來,

Text by Wong Yue Hang.

Illustration by Siul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