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故事: #新青年理髮廳

音樂故事: #新青年理髮廳

有一天,新青年理髮廳的三位成員打開Facebook,發現有人Inbox了一張支票的相片給他們看。

仔細一看,才知道那是對方賣樓後收到的支票。原來,有歌迷聽完他們的《流浪》之後,真的打算賣樓去流浪。

「銀碼不算很大,但這再次提醒了我自己,我正在做一件對的事。」成員之一的Showroom說。

「流浪 找一個地方
逃離世界跌盪 隨處流浪
乘著風出走一趟 將所有憾事遺忘
流下了幾多眼淚 然後有感覺」——新青年理髮廳《流浪》

「創作要不停挖掘自己心底,是不開心和很辛苦的事。每次完成一場Show總有幾個月很辛苦,因為Output太多又沒有Input。香港是很容易令人迷失的城市,有時我會想:『為甚麼不找份工作就算』?」Showroom說:「但創作會給你答案,有歌迷會給你反應。」

歌迷在演出中的反應,是新青年理髮廳非常重視的一點。自2013年新青年理髮廳成團以來,至今已是第五個年頭,另一位成員發仔形容,他們是以「搞演唱會維生」的團體——當然不是從經濟角度考慮,而是指他們每埸演出都用心策劃,堅持有故事、有影像。在多次演出中,觀眾有笑,同時也有淚:

「我希望觀眾聽完會『有嘢袋走』,就算最初來聽歌時不開心,但離開時是開心地走的。」Showroom說。

「如果一個演出只能令人感到沉重,是Level 1的、是『渣』的。」發仔如此認為:「令人笑中有淚,才是最高Level。」

新青年理髮廳總共四站的 「懷念沒有具體感受」演唱會,至今來到了第三站【太遲發現 髂脛束症候群】,名稱緣於發仔跑步時腳痛,看醫生時發現髂脛束受傷了,一問之下,才知道成因是「走路姿勢不正確」。

「回想過去幾年,原來連路都未行得好,就去學人跑步、跑山。未學行先學走,未做好基本功就去了下一步,自然會受傷。」發仔說:「但受傷是必然的,既然不能避免,就要有所成長,不受傷又怎會知道自己原來走路姿勢不正確?」

受傷前,發仔根本不知道髂脛束在哪裡;受傷後,他便在從中學習並促成了這次的「太遲發現」音樂會。

「你知道為甚麼很多人說拍拖是愛情長跑?」Showroom稍為賣關子:「是因為長跑很辛苦!長跑很難起步,受傷可能是因為起跑姿勢出錯,又或是急於短時間內要起跑。最弔詭的是跑步時會痛,不跑就沒事了。不碰就不痛——那和愛情一樣。」

由髂脛束受傷聯想到愛情長跑,然後又延伸到整個「太遲發現」的概念,他們坦言,很多創意都是從生活上的「無厘頭」細節出發,只要被一件事物觸動情緒就會用來創作。「懷念沒有具體感受」系列也是由生活沉甸而成,他們在2016年發現有很多小店倒閉,卻噢惱很多人要待小店即將結業時才會懂得懷念,那時已經太遲發現了。

「香港人很善忘,只懂得跟潮流,背後原因就是沒有好好思考過就跟從了別從別人的想法。」發仔帶點無奈地說:「經常覺得香港人無根,大家不知道心底所愛的應該是甚麼,不像台灣人一樣有自己的山和水,有可以鍾愛的土地。英國人有英女王,香港人卻甚麼都沒有。我也不知道可以做甚麼,只相信保持這種想法已經很好。」

「幻想退休養老要在花蓮 買一塊農地養雞種田」張震嶽的《破吉他》那種對台灣鄉土的珍惜,很能觸動到發仔。香港人卻很多時候連應該珍惜甚麼,應該懷念甚麼都不太清楚,到發現時已經太遲了。

「每個人都有錯的Loop,不知道為何就是改不到壞習慣。」Showroom說:「生活中有太多事情太遲發現,愈習慣愈會令你產生假像,以為一樣東西會一直存在,但其實任何東西都會消失。我們經常欠一個原因去珍惜一件事物。我希望大家在太遲之前會發現得到。」

既然任何東西都有可能消失,新青年理髮廳當然也不例外。

「就算新青年理髮廳消失,創作精神也會長存,那就是創作的好處,」發仔笑道:「身為創作人只好不停做創作,就算有東西流失,也會有東西留低。」

Text by Wong Yue Hang

Illustration by Kazy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