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ings:隱藏在生活中的美好小細節

「這幅畫⋯⋯你看得明白嗎?」

在紐約一間當代美術館中,正當所有人都一臉凝重地凝視著館藏,欣賞著各幅價值不斐的名畫時,香港女生Ah Li和Joanne無論如何凝視,心中仍是充滿無數疑問。

那是2016年的夏季,Ah Li和Joanne各有原因到訪美國,因此便相約遊覽紐約。有人以為畫畫的人就一定很Art,但Ah Li和Joanne雖然都是插畫家,她們卻坦白承認自己看不懂那些當代藝術,簡單說,就是覺得很悶。

「如果有小朋友在美術館,和我一樣甚麼都看不懂的話,又會怎樣呢?」在美術館覺得很悶,一般人可能只會失望而回,但當下的感受卻成為了Joanne創作的契機——Joanne以這個小經歷為靈感寫成了《My Museum》,講述小朋友Max參觀藝術館卻完全看不懂別人的藝術,於是便四處看他覺得有趣的東西,並製造出自己的藝術。經Ah Li 的德國朋友介紹下《My Museum》在慕尼黑出版,後來還奪得了意大利波隆那童書展其中一個獎項的Special Mention。

《My Museum》

「那時真是嚇死我!」Ah Li完全難掩她的興奮之情,「當時只不過是打算上官網看看,怎知道真的得獎了。」要知道,波隆那童書展是世界首屈一指的童書展覽,得到Special Mention是莫大的榮譽,而《My Museum》除了德國版之外,後來還出版了英文版、捷克版、韓國版等等⋯⋯實在想不到,所有東西都是由「All Things」這兩位女生合力完成。

「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 All creatures great and small, All things wise and wonderful, The Lord God made them all.」Ah Li和Joanne組成的創作團隊之所以名為簡稱「All Things」的「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就是因為這一首同名歌曲。選用基督教讚美詩作為名稱,除了因為她們都是基督徒之外,這首歌也反映了Ah Li和Joanne 的世界觀:

「神創造世界時本來充滿美,有山有水,有大有細的動物,一切都是美好的。可惜現在的世界卻是『麻麻哋』,」Joanne反問Ah Li:「你不是覺得這個世界『好嘈』嗎?」

2011年尾Joanne和Ah Li相識時, Joanne是在JCCAC擺攤的攤主,而Ah Li則是她的顧客,她們開始聊天並慢慢熟稔起來,到了2012年,兩位女生開始全職以插畫師的身份活動,製作月曆、揮春、慶卡等產品。她們創作上基本上是分開的,但畫風卻頗為相似。

Ah Li 的作品

「如果畫風不相似,我們本來就不會走在一起。」Ah Li笑道。她們相似的當然不只畫風,世界觀竹和價值觀也是相似得很,她們的作品不約而同有很多動物,時刻宣揚歡快樂觀的氣氛,你以為兒童繪本風格的作品最受小朋友歡迎嗎?原來成年女生才是她們最主要的客人,畢竟童真是任何年紀的人都需要有的。

「希望大家相信,」 Joanne說道:「世界雖然很差,但仍然有希望。」

明顯地,「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走的是大眾化路線,畫著大家都看得懂的作品。深奧難懂的當代藝術她們看不明白,文青一詞更和她們無緣,Ah Li 甚至連大館是甚麼也不知道。

「不一定要掛在牆上的畫才算漂亮,」Joanne說:「不一定要別人認同幅畫才算好。」

在《My Museum》中,沉悶的美術館可以是主角Max的遊樂場;在現實中,Ah Li和Joanne也懂得扭轉思考,從日常中發掘有趣之處,因為美好小細節就是隱藏在生活之中。世界雖然是『麻麻哋』,但只要心存希望,真的可以讓All Things顯得 Bright and Beautiful。

_______

購買Joanne的獲獎作品《My Museum》:

https://www.allthings-brightandbeautiful.com/new/mymuseum

Follow them at FB @allthings.page

Text by Wang Yue Hang.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