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家正:人類已經阻止不到黃家正彈琴

黃家正:人類已經阻止不到黃家正彈琴

生活了這麼多年,他以為自己已經離不開佐敦。

轉角就到的琴室,街角熟悉的茶記,到任何地方都很方便的交通網絡,他曾以為香港最好的地方就是佐敦。他愛她的忙碌,愛她的方便,佐敦的琴室已經是他的第二個家。當被業主逼遷時,他非常沮喪。

後來,他搬入西貢。除了練琴的時間,他閒時會到海邊走走,到岸邊浸浸海水。他的媽媽會到海邊的漁船買新鮮的魚做飯,一天,可以很簡單地過去。

那時候,黃家正才發現自己根本不需要太多東西。他竟然愛上西貢的不方便。

「原來不需要方便。」黃家正笑說,「以後我不叫自己做香港人,我是西貢人。」

那花過不少心機佈置的琴室,曾是他覺得最舒服的場所,那熟悉的街道,曾是他最感到自在的地方。但是,要放下那些似是不能失去的東西,原來比想像中還要容易。

只不過,黃家正下一個要離開的地方不只是佐敦,而是整個香港。

人生如戲

離開前,他想為自己返回香港的這五年作一個小總結,於是便舉辦了 《人生如戲》音樂會。

那夜,表演台上的他由手指按下琴鍵奏出第一粒音,直到手指緩緩升起,樂章結束的那一刻為止,黃家正不只是演繹一段段樂章,而是一個個故事,牽連起來似是一部電影,如小說,如人生。

演奏結束後,黃家正興奮地向觀眾解釋整個「劇目」的鋪排和結構,他侃侃而談的那些細節,一般人根本難以發現,亦實在好奇當晚在場的觀眾,究竟有多少人真心明白黃家正的解讀?

「我係咪好聰明呢?」黃家正雀躍地反問。也許,他根本不需要有人明白。

他笑說,那晚的自己猶如神一般的存在:「人類已經阻止不到黃家正彈琴。」

在鋼琴中,黃家正找到自己的世界。經歷過不少挫折和失望,最後還是自豪地透過琴音向世界表達想法,是因為他相信世上只有兩種人:相信有愛的人,和不相信有愛的人。

黃家正說,「我當然相信有愛。我叫黃家正嘛,做人當然很正面。」

▍儘管重要,卻不是全部

他會彈鋼琴只是基於偶然,當中並沒有所謂的意義和「為甚麼?」,更沒有很多人口中的「感召」。只因為他的爸爸也彈琴,他某天逛琴行時產生了要學琴的想法,於是便踏上了鋼琴路。假如當初他父親不是彈琴而是打鼓的話,有可能今天的黃家正就是一位鼓手。

自己選擇的道路同時會塑造自己。他相信自己本來會是一個Social的人,但正因為他選擇了鋼琴,因而經常要獨自練琴。久而久之,他便變得孤獨,甚至習慣和享受孤獨。

在孤獨之間,他思考很多事情,而這些思考更構成了他音樂會的骨和肉。他的每一個音樂會都有「命題」——不是那些淺層的主題或噱頭,而是關乎神、宇宙、生命和人生等深奧哲學命題。

不少鋼琴家可能會說:「鋼琴是我的生命」、「鋼琴是我人生的全部」,但這一套說辭對黃家正而言並不受落。鋼琴儘管重要,但就如那熟悉的琴室、那曾令人失望的結果,不會是生活的全部。

人和世界都有很多面,以為看見全部,卻往往只是冰山一角。原來,夠膽去行一步就可以看見截然不同的自己,以至世界。

離開香港這個舒適圈,離開早己習慣的生活,當然會感到不安,但他說:「不可以因為不安而不做一件事。」

海浪、和煦的風、清新的空氣。

這天,他又走到西貢海邊,然後,發現喜歡坐在石上望天的自己。

昔日逼於無奈離開佐敦的黃家正,曾經感到千萬不捨,但不學會放下,不敢嘗試新生活的話,他便不可能在西貢發現一片新的天空。

在即將開始的旅程上,他期待再發現另一個黃家正。

Text by 黃宇恒.

Illustration by Siulo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easons of Life – KJ Wong Piano Album》

黃家正:「其實30天後我便會去倫敦,這個錄音對我意義重大。除了是我離開之前的一個紀錄,也是我想送給所有五年來在香港支持我的觀眾的一個紀念禮物。沒有你們,我可會做到什麼?

說實話,有很多事情說着說着要做,慢慢便不會做了。也有很多事情不做的話,壓力會少很多,生命也可能容易過很多。但我認為生命其實是一個機會,一個去活着的機會,一個去好好活着的機會。所以趁我還有這個機會的時候,希望用我的音樂帶一點點意義給你們。!!」

請支持 《Seasons of Life – KJ Wong Piano Album》 Kickstart Project: http://kck.st/2zzexu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