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度的婚宴

他從來都不愛出席婚宴,包括自己的婚宴。他記得妻子說過,他不過是應她的要求在一晚內跟不知多少個人敬酒拍照;他其實覺得,他的婚姻生活不會因為沒有了那一晚而失色。

直至他出席她的婚宴。

她是他眾多前度之一。他知道早晚都會出席前女友的婚宴。他沒有傳說中的感觸,只記得她是自己多位前度中,最需要受保護的一位 — 典型的年輕女孩,當年常常跟他說想要一個怎樣盛大而童話式的婚禮,她只要穿婚紗,還要是尾長長那種。一如多個平凡的愛故事一樣,他和她沒有舉行這個盛大的婚禮。如今他卻坐在這個屬於她和別人的婚禮上。

婚宴是在一間街坊常去的那種酒樓內舉行,令他有點驚訝。他難以想像她會選這些地方舉行婚宴,就算不是五星級的港島酒店,最基本也會在裝潢雅致一點的酒家吧。他忽然想起那些關於她的丈夫在外不是太吃得開的傳聞。他看著那些置在大廳中的金龍和鳳,大家在大眼瞪小眼; 打麻將和交談的聲音此起彼落,份外吵耳。

他就是討厭這種以金錢堆砌而成的所謂承諾,他想。

直至他看到她穿著那種最傳統的紅色裙褂和丈夫出來。金線繡成的龍鳳映在她緋紅的臉上,她的臉上如今竟多了一份優雅和成熟;手輕輕挽在丈夫的臂彎。她的丈夫走出來時看得出是因為永久的傷殘,走起路來不太順暢。她輕輕的用另一隻手扶著丈夫走出來,那是他看過最觸動的二人三足。

然後是雙方簽字,宣讀一生一世的承諾。他看到她的眼眶濕了 — 其實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哭,因為他記得她從來都是感性的女孩,但是他的心裏卻不知被什麼觸動了。他看著她伸手為同樣眼眶濕了的丈夫抹眼淚,溫柔而細緻。他再也聽不到周遭一直此起彼落的喧囂聲。過了良久,他才被同桌的人催促他來與一對新人和家屬合照。

他看到她熟練地為老人仔細地拉好衣袖,輕輕抹臉 — 相信是家中的長輩。照片一拍好,就當他要回到自己的坐位時,她看到了他。他其實沒有想過她會認出他,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躲什麼,靦腆地笑了一下。她滿臉笑意的朝他走過來,他跟她說他真想不到,你穿裙褂是這麼好看。

她的滿臉笑意稍為收歛了一下,數秒後又回復了最初時優雅成熟的樣子。她說她從來都想在自己的婚宴上穿長尾婚紗,在滿天星光的戶外設宴。只是奶奶⋯⋯對,就是剛才跟她抹臉那位,最愛媳婦穿裙褂,而先生和奶奶行動不便,所以就選了這間近她們將來住所的酒家設婚宴。

婚宴總是程序繁複而短促。他待不及跟她再說一句,就被親友拖著跟別的親朋合照了。

他看著她被眾人擁著的樣子,臉上的盈盈笑意卻從沒有改變。他在心中默默地祝福她,祝福她可勇敢地面對自己所選擇的。他知道他心中的某些看法正靜靜地改變了。比如理想的婚宴、比如婚姻、比如自我⋯⋯他轉動自己無名指上的婚戒,婚戒內側刻上了妻子和他的名字,心中竟有些莫名的激動。

人們說愛情就是兩人互相擴闊彼此的世界,在人生上交匯、融合並樂於和對方分享人生。他不知道,他的愛情和婚姻是不是這樣。他只知道今天他看到了愛情的這一面。

原來婚宴之所以要存在,就是這麼一回事。

Storyteller:Olivia Ho (IG: @oli0904)

Illustration by Ngai Wing Lam 蟻穎琳.

〖關於畫家蟻穎琳〗
 
蟻穎琳(b.1986)香港土生土長的。2008年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畢業。魚人和香港風景是她的創作主題,靈感源自夢境和日常生活的片段。其中作品曾入圍 Cliftons Art Prize Hong Kong 2013 及 2014、亞洲當代藝術展 2012、香港年輕藝術家獎及香港首屆油畫大賽20l2。她的作品曾在香港、台灣、意大利、芬蘭展覽。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