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塵埃:長大就是學會對過去釋懷

小塵埃:長大就是學會對過去釋懷

你可曾有過這種經歷:即使有些人臉上的笑容再燦爛,可是你卻還是會從空氣中,隱約感受到對方潛藏的異樣情緒?

記得初識樂隊小塵埃(Lil’ Ashes)時,常在其身上察覺到此類氣場。被Fans暱稱「大/細粒塵」的Jonathan 和Pollie,縱然一個才華了得,一個聲線甜美,於舞台上揮灑自如,但兩人私下倒害羞得很。尤其Pollie本性敏感也欠自信,就算作品獲得再多稱許,她甜美的笑容底下,仍會隱現掩不住惶惑,如同林中受驚小鹿,教人好奇:這小女生有何心事?

「無法確定,別人是否想聽見我的聲音。」

料不到聲底甜潤的Pollie,竟有這恐懼吧?一切,或追溯童年遭遇。話說Pollie小時候因家庭問題,需與母親分開生活,並寄居父親友人或其他親戚的屋簷之下。雖然那些託養者極為友善,賦予飄泊的她無盡關懷,沒讓她淪落到如日韓劇集主角,自小得承受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但如俗語所說:「艱辛的孩子早當家」,缺乏原生家庭照料,令Pollie對很多尋常事大感茫然。像課堂作文要寫《我的父親/母親》述說家庭生活,她老是不懂下筆;每逢母親節,同學歌頌《世上只有媽媽好》,她既不觸動,也會閉口不唱;「我並非不愛媽媽,反而是太想念,不曉得怎樣表達。」Pollie從微小而重要的日常,察覺自身家境與多數人的不同,無意中造就了敏銳於人事的洞察力,長成為情感早熟的小孩。

情感早熟本非壞事,奈何大人的世界太複雜,Pollie看得到卻摸不透。她常因太在意他人感受,要不安慰別人變成口誤,要不被責太多「奇怪」提問,總之講多錯多。漸漸,她愛上沉默,寧可將觀察獨藏心裡、暗中糾結、自言自語,也不想被視為麻煩兒童。

如此處理,雖讓Pollie安然渡過童年,但卻令她活得厭抑又失落,長遠還是造成了某些問題。如日文新興詞彙「閱讀空氣」(空気読めない)寄意,人際之間存在了不同的場域空氣,儘管它們無色無味,可是當中的流動與變化,還是會互相影響的。當Pollie告別學生身份,投身現實社會,跟拍檔兼男友Jonathan簽約主流唱片公司當歌手後,毛病就開始浮現,譬如她慣性的自我否定,多次或直接或間接地,干擾了個人心理質素,導致過演出走音、失誤等情況,偶爾也為她和Jonathan帶來衝突,傷害了溝通。

明明不想情緒傷人,卻還是被情緒控制,讓Pollie吃驚又傷神。經過自我檢討,加上樂天的Jonathan鼓勵下,Pollie有感不能繼續將感受「放埋一邊」,唯有覺察、直視、解決,方可扭轉局面。於是,她從2014年首張專輯《Be Little》,到2016年第二張專輯《A Little Louder》,以及今年推出的翻唱大碟《Recall a Little Bit》期間,不停以音樂為鏡,跟受傷的「內在小孩」重新溝通、建立關係。今年初,他倆又遠走瑞典參加音樂工作坊,嘗試跳出Comfort Zone,透過跟大自然的接觸,跟不同人相處、學習,再思生命的意義。

回看四年來,連場自我發問與對話,Pollie笑說儼如開展了一次「深度地質鑽探」,一層又一層地挖掘出許多不自知的面貌,當中有愉悅、難忘和感動的正面能量,也有孤單、寂寞或憤恨的負面感受,然而,這次她不再無視,而是選擇擁抱它們。

「童年願望,是想爸爸般當個《小太陽》照耀別人。等長大了,碰過釘後,才了解最有力的愛,是先照顧好自己,才能發光發熱溫暖他人!」拋開昔日不安,Pollie當下心境轉化淡定,如《化險為夷》所寫:「如果真的哭了/無需故意裝笑/何妨藉著萬般感受/一一去探究」,她終於了解情感的變化萬千,與其排斥它、抵抗它,倒不如與之和平共處,方是快活之道。

Illustration by Yukilovey

Text by Ko 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