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穎施:就是當家花旦,我不需要藝名 

林穎施:就是當家花旦,我不需要藝名 

對鏡子練功,林穎施不其然沉醉在天馬行空的想法中:我是西施?還是林穎施?我為何會來到這個世界?從小她就對西施有種情意結,父親對她說:「你的名字象徵在這個時代出現一個新穎的西施,美貌與才情並重。」於是她便牢牢記住西施這個人物⋯⋯

林穎施廿八歲,學了粵劇十七年。十年前考得香港演藝學院的優才生配額,從廣州來到香港的大觀園,由演藝學生起步,現在已是演藝青年粵劇團的當家花旦。

在以前的年代,人們會叫戲行的作戲子,皆說戲子無情,不是正規行業。所以演員都習慣取個藝名走江湖。名字要改得響亮,平仄平或仄平仄,才令觀眾印象深刻。也曾有前輩叫林穎施改一個藝名,但她堅持用自己的本名。

今天的粵劇演員已不只是出身梨園的戲子。

她來香港雖然是學粵劇,但也通讀中西戲劇歷史,接觸音樂劇和話劇。她的世界不單有戲曲,亦演過沙士比亞筆下兇悍的Katarina,曾跟鄧樹榮到愛丁堡藝術節、在形體劇場擔綱女主角。曾經,好些粵劇評論說她雖功架十足,但一板一眼,有點生硬。只因粵劇永遠在演千百年以前的故事,很依靠演員的想像力⋯⋯

那次,接到西施的角色後,她去讀西施的生平。

原來西施重情,又深明大義,為了越國犧牲,跟自己多愁善感,但也正義的性格相像。思忖得入神,她就回到了二千多年前的春秋時代,就似未來戰士般穿梭虛擬與現實。她分不清,是自己在演繹西施,還是西施的靈附在她身上。

後來她跟毛俊輝上現代戲劇課,開始揣摩那時代的古人怎樣喝水,如何收起水袖,大至西施獻身吳王時的心理起伏,小至起居飲食的生活節奏,都得細心想像。除了粵劇的虛擬性和程式性,她在舉手投足添上生活的質感。

終於,在舞台上她與角色心靈互通,二合為一。上了妝她便穿越到千百年前,但她也是林穎施,活在當下,耳際留心鑼鼓樂聲,隨勢拋槍、接槍、起舞,既要抽離也要投入。近來的藝評說她掌握到角色的分寸,演出入木三分。

時代不同了,現在人們都尊稱粵劇老倌做藝術家。她也不是只會扮演別人的戲子,而是個帶着各種藝術養分成長的粵劇演員,不需要掩藏本名。

在舞台上,林穎施與角色同呼同吸。
Storyteller: 木南

Illustration by Storyteller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