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註定,也是非註定

人生是註定,也是非註定。

七八十年代在旺角的快富街某楝唐樓,有位盲公陳每天都幫人算命。由房到廳到門外樓梯,街坊排成長龍。Calvin一年不知排多少次。

或許受媽媽影響,他十幾歲便很喜歡去算命。找盲公陳不容易,要凌晨起牀去排隊,卻分分鐘要等到第二天下午才有得算,因為盲公陳下午三時才起牀⋯⋯逐個逐個看,時間久長。

很多人都是「頭暈身㷫」才去算命,但Calvin從來不是。不知哪來的自信,小時候已自命不凡,去算命是要證實自己的氣場,在盲公陳面前顯威。那時都沒有私隱,自己算命,等候的人就坐在旁邊,但Calvin從不怕別人聽到自己的命有多好。

「你心急都沒用,運都未來。」占過很多次卜,問過很多支卦,盲公陳的答案如是。直至一次,「你將一年比一年好。只要記住,不要嫌自己進展緩慢,像是今年你行一步,但見人家行了四步,但其實明年當你再行一步,人家就可能倒退兩步。你會每年不斷進展,十年不用找我啦!」嘻嘻,他其實從沒擔憂過自己的未來。

他後來去過紅磡差館旁找玄機子,也找過一位鐵板神算,都是對命理和人生好奇。算命,漸漸變成討論人生哲理,「如果人生是註定,一定會發生這些事情,算命來為什麼?」「到底有沒有人定勝天?」他記得一次,和䥫板神算不斷研究人生,彼此說得興起,鐵板神算一看旁邊正在等待算命的客人,「你們走吧,今天不會見你們了!」

Calvin對生命這個課題充滿興趣,其實都是對人性的好奇。

1996年,他是個生意人了。那一整年他都在找房子,想買樓自住。近年尾,看中一間好喜歡的,立刻問經紀,要約見業主。他也打給當銀行經理的朋友問意見,朋友說:「你和業主很熟嗎?那麼便宜?」他不知哪來的緣份。搞了一天,終於見到業主,$860萬,成交。買完,簽好約,還沒走出地產公司,即有人上前說要給他多付$50萬,叫他立即把樓轉讓給他。他是莫名地好運。

世事總是超乎想像,也或者事必有因。原來業主是一個紫微斗數師,Calvin對命理一直有興趣,便開始和業主討論起來,跟她學起紫微斗數。只要時辰八字,人的一生就寫在一個盤裏?細微如人在某天某個時間在做什麼都可以預測?那是多麼神奇的事。

他邊學邊試,最瘋狂的階段,會預測自己什麼鐘數打給客人傾生意最好;待會兒打麻將是輸是贏⋯⋯但他的心態其實不是想看未來,也不會擔心未來有什麼壞事,倒是想「認叻」—學了,測試自己準不準—「你剛剛兩點是不是和老闆爭執呀?」朋友目瞪口呆。

1997年,金融風暴。他是捲入旋渦裏的人之一。不僅負資產,作為生意人本來憑擁有的樓得到銀行的信用狀,金額頗高,但樓價一跌,信用狀的金額也跌,立時要還款600幾萬給銀行。徬惶至極,但心知,做生意的人,哪有完全的順風順水?人生苦難總是要經歷,在乎自己如何面對。

他沒有放棄事業,向來自信的他縱然有壓力,但未驚過,捱下捱下又過了難關,如今仍是老闆,成為鑽石王老五。

他後來開始教人紫微斗數,純為興趣,卻不再為自己算命。他知道,人生的種種真實,比命盤裏展示的,根本有趣得多。

多了人知道他懂這回事,也多了人來找他指點迷津。但他說,問的都是奇怪問題:「我和老公哪個先死?如果他先死,我好慘啊!」他沒好氣,指責女人問這些來幹嗎!

一次,一個女人想知道老公的生意如何,是成是敗。Calvin一算,知道危機將至,叫男人趁機頂讓公司給別人,自己則轉為打工。或是不夠慧眼或是沒有做老闆的斤量,男人是時候轉危為機,果然有人想買起他的公司。正有所行動,突然出現一個客人,讓他覺得公司還有轉機,自己要繼續當老闆,一口氣買了上百萬貨品,怎料,出了岔子,客人臨時退縮,男人終於破產。信命的,會說Calvin預測真準,但其實,是男人的好勝或不夠遠見,寫下了破產這一章節。

女人再回來找Calvin求救,但他說,自己不是神仙,不能幫人扭轉未來。而從來,「未來」,不是靠迷信的,不是一個懂風水命理的人話改變可以改變的。靠的,是一個人的修行。

「所謂命,有先天和後天,先天非你所控制,即出生時間、是男是女,後天,是你懂性以後、因着環境和遭遇、性格修行而作出的選擇。」他常說,是有命運,卻沒有全然的註定,人生有無窮無盡的十字路口,每一次轉左或轉右,都會影響未來。而如何轉,為何轉,決定轉向哪個方向,都在乎自己的「後天」力量。

人定勝天?當年和鐵板神算討論的問題,他有答案了。他相信有,只是談何容易,當中是人性。

Text by SL

Illustration by Storyteller team.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