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家族

小偷家族

警察審問爸爸治:「教小孩偷竊不會感到內疚嗎?」

治自卑的回答:「因為那是自己唯一能教導孩子的東西。」

他配不起當父親,但也確確實實付出了父親最真摯的愛。

當電影一步一步帶我們窺探那溫暖家庭的真相,心愈來愈重。直到最後,心重得身體呆坐在電影院久久不想起來。

家人的定義是什麼?把我們生出來的人就是父母親嗎?那些無可置疑的定義可以被推倒嗎?

那份重量來自看過真相後的無力感。導演巧妙地將每個角色穿插於真實情感與殘酷現實之間,加上演員精湛演技以客觀角度去描繪這溫暖的「家」,不帶批判。故事完結後,我們都無法斷言判定誰是絕對錯還是絕對正確。即使在現代社會的法律制度和對於倫理的既定認知下,一切似是可以非黑即白。

很多時候,我們都遊走於矛盾的灰色地帶。人生如是,冷暖並驅,卻才成就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然後,若有天拋開現實的表象,可能發現我們真正的連繫大概只有愛。

我終於起來離開電影座,拭過眼淚,繼續我們那矛盾的生活。很多事情我們無法選擇,例如父母,但面向光明還是黑暗,我仍然相信可以選擇。

 

Storyteller :慢靈魂 A Slow Soul

*由設計師黃海設計的電影《小偷家族》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