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起相機,你想拍下什麼?

舉起相機,你想拍下什麼?

甫得知前方有嚴重交通意外,他就立刻下巴士,三步併作兩步奔至現場,舉起相機喀嚓拍攝。那一刻,他全然沒有想起什麼《飢餓的蘇丹》的道德抉擇,畢竟已當了攝影記者多年,他從不相信因為自己多拍幾張或少拍幾張就會影響到人命。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保持專業冷靜,把相片傳回公司。

他以為這是又一個平凡的工作天。

翌天午飯時間,中學同學突然致電,說車禍死者之一是他的女友。他哭着問,你在現場,你覺得她當時走得安詳嗎?他啞口無言,聽不出是真問還是諷刺。在遍野哀鴻、淋漓鮮血之間,他腦中只近乎機械式地思考構圖、光線、焦距。
掛線後,翻查拍攝過的照片。果然,有一張傷者躺在擔架床上不省人事的相片,相中人就是中同的女友。拜他所賜,她的死狀就這樣暴露在數十萬名讀者的眼前。

理性的他知道自己只是履行職責,但感性上,他從來不知道,當事人若是和自己有關係的話,會產生這股教他寢食難安的異樣感。他無法壓抑自己的腦袋反芻,為什麼要拍那張相?多一幀少一幀其實有何差別?

幾個月後,他遞信請辭。他依然執信攝影記者有其必要性。但每當要舉機時,都會生出內疚感。

一時之間失去方向的他賦閒在家。直到某天他執拾舊物時,找到了中學攝影學會的一幀大合照。

相片上的他笑得很純粹,很滿足。

他這才記起,攝影應該是如此純粹,卻又教他自豪興奮的事情。

後來他轉當自由身攝影師,間中與社福機構合作,義務替弱勢社群拍照。退下火線,錢雖然賺得不多,卻讓他捕捉到更多平凡自然的瞬間。大風大浪的照片他已拍過不少;現在,他更欣賞日常生活的幽深細微。

Illustration by 小萊 Siuloy
Storyteller:陳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