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溫柔

生活的溫柔

傷患的生活,竟然如此拼湊出生活的溫柔。

當細細遇上Feldenkrais Method的時候,她的傷患正處於康復的樽頸位。那兩個多月來,她經歷了因椎間盤凸出壓著神經的巨大痛楚,無法上班,無法正常的生活。生活就只有痛楚,及如何應付痛楚。

當她首次從物理治療師口中聽到Feldenkrais Method的時候,她不以為然。她按照指示回家每天練習,第三天開始,痛楚明顯減少了。她開始好奇,就在網絡上搜尋,她找到了資料,資料說Feldenkrais Method是一套通過動作喚醒大腦及身體的運動方式,也就是通過身體的不同移動方式讓大腦走出慣性,從動作中辨認出用力最少的方式去完成動作。網站上讓細細最深刻的是這幾句描述,「行為及肢體塑造一個人的性格特質,認知了自身的動作,其實也明白了自身如何在生命及生活的活動」。她覺得,好浪漫,如果肢體移動的速度、姿態或是協調方式塑造一個人的性格氛圍或是倒過來性格促使不同的姿態,Feldenkrais的聯繫就是以溫柔的方式在人體科學理論及無意識/潛意識之間的,這理性與情感之間的運動,包含了肉體及生命的溫柔。

她的意志被困於無法自由活動而且充滿痛楚的身體之中,如果能夠通過她可以應付的動作讓她不經意的讓潛意識溝通,大概那是她唯一可以對抗生命的方式。傷患打亂了她這一年的計畫,那些計畫大概是多做一些事情去改變目前狀況,試圖帶來不同的人生可能性。然而,如果Feldenkrais Method單純是給予了她對抗生命的力量的話,未免現實多於浪漫。

某個下午,細細剛在地上完成了一套Feldenkrais動作後,她躺到床上,想起早前搬離開住了很多年的唐樓六樓的家,搬到這個有電梯的距離她公司只有10分鐘路程的新家。新居迷惑她的是那照進來的午間陽光,有時很痛,就躺在床上在陽光下睡個午覺或發呆。床上看到天空,當magic hour過去後,不遠處的辦公大樓會有時出現一道流光,那是子彈電梯的流光;另一個方向的流光,來自窗邊雨擋板的反映。光在靜靜流動,天空在變化,有時甚至看到了新月, 後來更多的時候,在附近散步,看城市看風景看樹看人,有時也忘了身處鬧市之中。她忽爾,想起了,她這幾個月來學懂了改變人生其實不一定需要再大費周章多做甚麼,也許是,刪減不需要的事情也是一種改變。突然她發現Feldenkrais要求的要慢慢的做出每個動作,而且每個動作需要留意添加上細節,這正好就是她這一個月以來,在新居生活後對生活的感受。傷患的生活,竟然如此拼湊出生活的溫柔,溫柔卻藏著無限的力量。細細突然覺得,2018年並沒有打亂了她原本想要改變生活及人生的計畫,一切都只是,以一種她意想不到的方式所出現而已。

Storyteller : 曾一雲
Illustration by Since You Went A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