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排檔 

大排檔 

嘗盡珍饈百味,終於了解自己喜歡吃什麼。

當晚氣溫超過30度,坐在戶外的大排檔吃飯很難說是享受。他們幾個中年男人坐了兩分鐘已經大汗疊細汗,要不停轉換位置,盡可能對準風扇的覆蓋面。最先來到的Gary向櫃枱大呼:「兩支大啤,要冰桶呀!」不消一會,伙計將兩支啤酒放在桌上,一邊轉身離開一邊說:「要4支才有冰桶呀!」粗聲粗氣的回應不但沒有打擾了他們的雅興,喝着一杯接一杯冰凍的啤酒,更有着說不出的痛快。

在大排檔吃飯的習慣要數十年前,當時他們剛投身社會工作,人工不高,想一邊吃飯一邊喝啤酒,大排檔幾乎成為了唯一的選擇。他們幾乎每逢週末都會到牛頭角下邨的大排檔飯聚,說着天南地北,一坐就數小時,有時甚至差不多天光,到排檔打烊才捨得散去。

這個習慣維持了約五、六年,直至有一天,大排檔的老板對他們說,因為政府要收地,今個月月尾就要結業。他們才學懂吃飯飲酒的地方還有酒樓、西餐廳及酒吧⋯⋯

多年後的今天,因為租金、城市發展等原因,大排檔的生存空間愈見萎縮,要找一間價廉物美的大排檔絕非易事。再者,他們的經濟能力已容許有更多選擇,但他們仍然喜歡到大排檔「活受罪」。他們眷顧的可能是那些看似粗鄙的伙計、那座每30秒才能轉180度的舊式風扇,甚至是那張長短腳的摺櫈,更可能是那青蔥的歲月。這杯冰凍的啤酒雖不能解千愁,但最少能暫時忘憂。

對很多人來說,享受美酒佳餚是在高級餐廳,但他們嘗盡珍饈百味後,才真正了解自己最喜歡吃的是什麼。就正如人生的旅途上,何嘗不是歷盡幾許風雨後,才認識真正的自己?

Storyteller:柴羊
Illustration by Lines Store - 拉屎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