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肇軒:青春是「𠽤」

吳肇軒:青春是「𠽤」

成為更好的人,是要永遠思考關於「人」的種種事情。


那天吳肇軒(軒)和朋友去看band show,期間忍不住發了一個脾氣。他看見人人拿着手機在拍,連同行友人也如此,怒了。人家一聽可能覺得他小題大做,有什麼大不了?!友人都說:「你成熟點吧。」

成熟?!原來不跟大隊走甚至挑出問題便是幼稚?「我顧全大局、介意別人眼光做人很多年了。」他給朋友拋下這句。

很戲劇性。因為介意別人眼光而做人做得不舒服,人人不都是嗎?然而誰叫他是演員。

軒當年一入演藝學院人就癲了,因為發現自己原來很差。以為中學玩過下戲劇就巴巴閉閉,怎料頭一年演技一科成績不好,學期尾收到退學警告信。學做演員,說是鑽研演技,其實是鑽研人。他做人做得不好。

軒形容那是「𠽤」,清脆俐落的“kick”一聲,卡住。

他好想好想建立良好形象,做nice guy,和很多很多人交朋友,但一切因為內心很寂寞、很怕。自覺不夠斤両,怕別人不喜歡自己,一味要掩蓋內心的洞。直至一天,他崩潰了,「如果每說一句話都要介意別人怎樣看自己,做人還有什麼意思?!」演藝是個表現「人」的地方,愈空的人愈抓狂。他哭了很多遍⋯⋯

然後,第二年,他cast到一個莎士比亞筆下的角色—《馴悍記》裏的僕人Tranio。Tranio受命要扮他主人去追求富家女,但正當他一步步以為自己成為了「主人」、登上最高峰之際,現實將他打回原形。他根本是徹頭徹尾的僕人!

「我和他好似。心底裏很渴望成為那些什麼,但自知自己處於很低很低的位置。」

𠽤,其實是表裏不一。有慾望而不敢被人看見,想表現A但心裏其實是B,討好、裝模作樣、虛偽⋯⋯但Tranio這個空洞的人成為軒的信心起步點。無關演得好不好事,而是有人第一次認同他是可取的,「這個角色是我的開始。」他很感激那年院長給他的肯定。

後來,人生出現第一個高峰—去年電影《以青春的名義》上映,軒和劉嘉玲牽手亮相各大場合,每次鎂光燈都閃個不停。他知道一切只因身旁的是劉嘉玲,沒有驕傲,但也不再自卑。他的價值,作為演員的能力,被大家看見和認同了。

信心有了,勇氣來了,不如別用力顧全大局,些微放縱自己?
他回應自己,「好」。

有一個畫面,他記在心裏好幾年。在尖東,他看見一個身穿紅色藏族服飾的婆婆,兒女陪伴在旁,可婆婆的樣子很緊張,不停好奇的周圍望。軒想像到故事是仔女帶她來旅遊,可能是第一次來到如此文明繁華的城市?身上是家裏最貴重的一件衣裳,因為她太敬重這趟旅程,掩蓋不住內心的興奮。「那是我見過最不『𠽤』的畫面。婆婆的神態、情感,很純粹。」

軒的instagram寫着這麼一句:「成為更好的人」,提醒自己要永遠探索,不要停止下來思考關於「人」的種種事情。用最純粹的心觀察自己𠽤不𠽤,並要一直青春下去。因為那不是年輕人的專屬。

Text by SL

Illustration by Siul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