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背後,你是誰?

卡片背後,你是誰?

卡片成為我們踏入社會的代言人,外表是名片的一部分。

今日,他把所有卡片派完。以新人來講,應該不錯吧。他摸一摸胸前的口袋心想,顯然非常滿意今日的成績,昂然步出酒店會場門口。在不遠處有幾張卡片掉在垃圾桶旁邊,賓客並未有留意到,一個又一個腳印踏上卡片上面。他走到垃圾桶旁邊,呼了一口氣,眼角偷偷向地面掃視。

「陳--」
他站在這張卡片的旁邊,腦袋一片空白,只看到姓氏。
「陳仔,還未走嗎?站在這裏幹什麼?」
他立刻踩著卡片。別個頭來,掛著微笑答:「差不多了,明天見!」

他環視四周,確保認識的人都走了,立刻蹲下來撿起卡片,放進口袋裏。走出酒店門口,他快步走過對面馬路,打算走15分鐘到小巴站。一邊走,一邊想起口袋裏的卡片。他沒有勇氣看這張卡片後面的兩個字是否屬於自己的名字,他只記得,前輩曾經告訴他,要成為出色的保險經紀,要多去這些場合,努力派卡片,建立自己的人際網絡。

有幾次,他到了會場都無法開口。他還記得第一次出席這些場合時,他穿著以前謝師宴買的西裝,以為西裝都差不多,沒有人留意。那一晚的他,一張卡片都派不出去。他站在場邊行行走走,卡片拿在手中,加上手汗都已經被捏到半爛。他害怕拉攏關係,跟人裝熟扮傻、裝交心。他記起以前大學表面跟人稱兄道弟,背後放進暗箭的人就想作嘔,他不想思考自己和他們有什麼分別。

踏入社會後三年,他青澀不再,但靦腆依舊。社交場合仍然感冒,每次推銷保險產品,他都下意識摸自己胸前口袋。儘管他講的不是違心話,但真假互換的說話技巧,他肯定自己仍未學懂。他跑到小巴站前,從口袋掏出剛撿回來的卡片。他在想,明天放假,要早一點起床,去重新訂造過西裝、買過雙新皮鞋,去中環最貴的salon剪頭髮。最好是All back髮型,好像成功的經紀都是這款髮型。以及最重要的是,買隻名牌手錶,那樣可以摭擋派卡片時,戰戰兢兢的雙手。

確實,卡片成為我們踏入社會的代言人,外表是名片的一部分。誰人再有興趣看卡片背後的我們,究竟裝著什麼?他終於鼓起勇氣看卡片的名字,笑了一笑,把名片掉在地上,讓路人繼續踐踏。

Storyteller:Apollo
Illustration by 麻甩 Ma Lut หม่าลั่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