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明白,有些人只是生命中的過客

他明白,有些人只是生命中的過客

自從十歲那天起,他就很怕到髮型屋。當日他被帶到上海理髮店,媽媽對負責剪髮的伯伯說:「盡量剪短一點呀!」這個髮型害他給同學笑了一星期。之後每次到髮型屋,他都會搶著媽媽開口前說:「不要剪太短呀!」然後在整個剪髮過程中,專心地看著鏡內的自己,避免剪髮伯伯一下錯手,害得又被恥笑。

好不容易,終於等到可以對髮型自主的日子。由於額高頭髮偏軟,很多髮型都不適合他,大大增加剪髮的難度,加上童年陰影,他很認真看待選髮型師這件事。經過多次嘗試,終於選定一位年紀相約的髮型師。這位髮型師除了技術不錯外,還與他很投契,在剪髮過程中無所不談,話題遠至社會時事,近至戀人朋友,彼此的了解好像比普通朋友還要深。每逢大時大節,他們會以短訊互相問候。他更陪伴髮型師轉了三間公司。

婚禮前數天,他的頭髮長到半長不短的尷尬時期,便按照約定去剪髮。髮型師預留了平時兩倍的時間,很認真地為他設計髮型,剪髮時亦明顯比平時更小心翼翼。他們如常地訴說近況、分享經歷。他還承諾下次要給髮型師看婚禮的照片。

由於結婚後搬到了較偏遠的地方,他開始到家樓下的速剪理髮店剪髮,這逐漸成為習慣。有好幾次想再約髮型師,但總是遷就不到時間。由某年的聖誕開始,他再沒有收過髮型師的短訊。

現在他每次剪髮仍會想起髮型師,但已沒有再去找她的衝動。因為他知道彼此的關係只局限於髮型屋內。他更明白,有些人只是生命中的過客。

Text and Illustration by 柴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