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前任去旅行

他和前任去旅行

無法分類的感情,多少是我們逃避的籍口?

在雲南到廬沽湖拼車旅行的時候,我認識過一對男女。在我們這班背包客眼中,他們非常親密,絕對是情侶關係。有天,男生偷偷跑過來跟我說,這位女生其實是他的前女友,為什麼一起旅行?因為女生原本的旅伴爽約,自己不想單人匹馬上路,唯有叫上前男友。男生想着復合的可能性,又答應了。他說:「感情本來就很難分對錯再歸類。」言下之意,我們旁人也不打算說什麼。

在湖邊玩了幾天後,其他同車的朋友各自回家。本來我打算跟一對兄妹行山,但因為大病,唯有回去麗江小休。這對前情侶和我同住在青旅中。有天我病到幾近昏迷,卻接到男生的電話,說有事要跟我商量。

他說,前女友叫他上天台對質。他猜想得無錯,她和青旅的一個背包客一起了。他見證他們眉來眼去的過程,但無力挽救。前女友、新男友和他站在天台上,他無言以對。女生說了一句對不起,原定的行程,無辦法跟你走下去。

男生是個美術系學生,感情很細膩。他立刻把之後的火車票退了,明天就跑回家去。他掏出兩張戲飛,說現在用不着,叫我陪他看看。我不知如何推辭,覺得這個如此寂寞的人這刻需要有人填滿,所以我只好邊發高燒、邊跟他在戲院看戲(內容也隨我精神狀態完全失憶)。他又說原本想和她一起經歷的事情都做不來了,又拉着我去喝酒吃羊肉火鍋。儘管我不吃羊肉,冷得要死,還是陪他一起流淚渡過這個人生中其中一個最難熬的晚上,凌晨送他的車站。

去旅行變陪人失戀,但我相信人生總有些時刻需要人扶自己一把,填滿自己寂寞的靈魂。看見他失落乏力的樣子,總覺得不忍心,也覺得難得自己能成為別人需要的填充物。

而那個一直拉着我哭說忘不了那女生的男孩,幾個月後,已經交了一個新女朋友。新年的時候在東北一起過節,大叫很冷。

我忍不住問他:你覺得當時拉着我在街上吹風失戀冷,還是現在兩個人抱着看日出過年冷?現在回想,當時吃羊肉和啤酒時他說:感情很多時候無辦法分類,這位前女友和他一起旅行,在旁人看來很奇怪,但他無辦法不答應同行。然而,無法分類的感情,多少是我們用來逃避的藉口?所謂的放不下,多少只是我們的執著和習慣?

Storyteller:Apollo
illustration by Yuki Lov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