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故事:到澳洲塔斯曼尼亞賞鯨

到塔斯曼尼亞賞鯨是我一直想做的事。

那是一個風光明媚的早上,我第一次跟Damo和他的女朋友Susie見面就被他們對海洋保育的決心打動。Damo是澳洲人,説起話上來有一種武俠小說中的大俠那種豪爽和不拘小節感覺。他的女朋友Susie從歐洲過來,一頭長長的金髮配上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就是連水裏的海豚也必定會喜歡她的那一類型。之後我才發現Susie是在一次塔斯曼尼亞之旅認識Damo,覺得他們的理念相同而又彼此欣賞就毅然決定留下來一起開創了這小企業,要把保育生態環境的訊息傳承下去。

我們一行六人坐上一隻小船向無盡的大海進發,在一片蔚藍的大海中更顯得人類的渺小。我什麼攝影器材也沒有帶在身旁,就只有帶一部手機,想要盡情享受浩瀚的大自然,然而出海不夠半小時我便開始後悔了。首先看到鯨魚的是Susie,她指著船頭的方向示意前方有躍出海面的生物。然後我們都陸陸續續看見一條在拍打水面的尾巴,Damo説那是一條幼鯨透過拍打海面以傳送震動的音波向鯨媽媽發出訊號。鯨媽媽其實就在不遠處,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知道有人類到訪所以故意躍出水面跟我們打招呼。這是我第一次以近距離觀賞鯨魚,時間彷彿凝結在牠飛躍的瞬間,陽光折射在水花上一閃一閃的,牠的身軀比我們整艘船還要龐大但卻十分敏捷,那一刻大家都屏息靜氣,一切很美。

生命、陽光、大海,我突然想起已故的太婆,我多麼想你可以在這裡和我分享這種美好。

————————————————

海豚群離開後海面回復一片平靜。Damo打趣地說要給我嘗嘗當艇長的滋味,我就當然卻之不恭。在一望無際的大海甩尾應該是人生必做的事之一吧!

我駕駛著快艇,在海中心胡亂衝撞,就像在一條永遠沒有盡頭的航道上卻沒有任何憂愁。如果可以一直這樣飛翔,又有誰在意到底有沒有所謂終點呢?我來到地球走一圈,不為什麼名留青史,就只為求一刻痛快。胡鬧一番後我們突然看到遠方來了海洋的巨型艦隊,數十條座頭鯨以整齊的姿態列陣登場,這次我趕忙用航拍機拍下了這一幕海洋劇場。在高空俯瞰牠們龐大的身軀是一種很特別的感覺,看著牠們不時露出水面噴水又再潛進水底,激起的水花跟陽光折射出一條條疑幻似真的彩虹緞帶,心中是一份前所未有的感動。如果要説我第一次跟大自然感受到真切的連繫,就是眼前這一刻,我真真正正感受到自己正身處大海的懷抱中,感受到各種生命體共存的美好,感受到可以存在在這個藍色星球本身就是一種無與倫比的美麗。

想著想著我竟然就哭了,最單純的美好卻最震撼人心,願我們永遠自由。

————————————————-

除了賞鯨生態團外,我還參加了一個為期六天的塔斯曼尼亞環島遊。老實說開始的時候我是蠻擔心的,始終這些年間都比較習慣自己一個人的步調,不知道要長時期跟另一群人相處會是怎麼樣。然而我的憂慮顯然是多餘的,現在回想起也覺得那是很無謂,試問一群喜歡大自然的人又怎會合不來呢?我們都是大自然裡謙卑的僕人,因緣巧合聚集於此去欣賞這個美麗世界。一人的行旅其實從未孤單,反而令我更願意躺開心扉跟身邊的人接觸交流,於我來說每一個過客都是獨特的,我們的不同令我更認識自己也學會接受世界上各種各樣的存在。我的旅途因爲有你們才確確實實的實現,謝謝你們每一位。

同團的Wolf是德國人,是晚在hostel談得興高采烈,他從背包拿了那種二戰電影在戰壕喝酒的鐵瓶,再從瓶子裡變出兩個瓶子給我倒威士忌。有一刻我真的以為自己化身被圍剿的德軍,於柏林被攻陷時暢飲到最後一口,我笑説難道這不就是正宗德國豆腐火腩飯?話説回來,那個晚上我看見Wolf躺在床上一直瞪著發光的螢幕發呆,便隨口問了一句hey what’s up,怎料當天原來是他跟前女友分手一周年,他在苦惱應否傳訊息給她。果然是問世間情為何物。人在一生中尋尋覓覓,有多渴望自由就有多渴望被愛,剪不斷理還亂,也許只有活在當下才是正經事,兄弟還是一醉解千愁吧,為不完美的完美乾杯。

故事節錄自Dominic Chiu Photography 的相集書作《幻旅x魅映》

「背包旅行和旅遊攝影一直是自己工餘時的興趣,也是我生命裡重要的動力來源。」一書兩冊:文字書+美麗相集。這書結集作者大學畢業以來遊走世界各地的攝影作品及旅遊故事,藉此分享追隨心中所想時的心路歷程,也作為旅途十年的一個總結。

*現已於三聯書局上架

更多此書介紹:http://www.jointpublishing.com/publishing/upcoming-book/9789620443558.aspx

Illustration by PatPatKate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