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 : #海全法師

Storyteller : #海全法師

他記起中七的一個故事。

那年高考,考完第一科後,他突然覺得胸口好像有東西被壓住。到了醫院檢查,原來他有氣胸。如果選擇在醫院補考,他必須到私家醫院留院。家裏環境一般,但家人為了他的未來,立刻掏出8000多元讓他住在私家病房。白皚皚的天花板,潔白的醫院衫、漂白水的味道遇上考官的嚴肅,成為他中七的一個荒謬。

Times up, put down your pen.

成年沒多久的他發現,放下筆桿,拋下考試,人生握得到只有金錢。人很化學又很荒謬。這刻死了,究竟會不會後悔?

在海景房,更加迷惘

不過,反思總是一剎那。升到大學的他,被各類迎新和舍堂活動填滿,忘記當下的震撼。大學讀電子工程的他,畢業後正好需要這類人才,人工機會通通不需要擔心。他到和記做大哥大電話工作,辦公室在遊艇會旁邊。海景房、高薪厚職,家裏環境好多了,因為他,家中裝修、多了一部最新的錄影機、電視和Hi-Fi裝備。但他望著這片大海,在想自己究竟還欠什麼?

中七時那股漂白水味像湧了上來,非常刺鼻,買過一堆奢侈品後,他更加迷惘
。他像一艘小船在海上尋覓可以停泊的碼頭,他試過跟自己的哥哥去教會,但沒有共鳴;去到佛門地,他覺得海岸平靜而闊大,他覺得自己可以停泊在這裏了。他徐徐在大信封上打了自己的辭職信,跑去學校教書,開始學佛。

千根煩惱絲,一剃而盡

20年過去,他仍然記得第一節課後,同學的神情,他開心得回家留下淚水。他覺得很快樂,是從冷冰冰的電路板沒辦法得到的感覺。第一年暑假,他跑到台灣短期出家。千根煩惱絲,一剃而盡。頂著一個光頭子,回到學校,學生嘩然。他也頓然覺得人的思緒清晰了。第二年,他自動請纓教一班操行較差的學生,以為自己可以春風化雨。

但臨近學期尾聲,有學生離家出走,父母找不到她,只有他知道她的行蹤。「老師唔好出賣我」,學生的信任全部押在他的身上,他選擇隱瞞學生行蹤。副校長卻無意知道了,最終他講出學生所在,看著警察把學生帶走問話。自此那位開始學生再沒有找過他。

前因後果、緣起緣滅。當下他還未參透,但決定正式去佛學院學佛,從紅塵中走入佛門。很多年後,有次在街上有人叫住他,他在厚厚的眼鏡後面,無法辨認對方。原來她是離家出走學生的好朋友,但她自此斷了聯繫。

未來沒有高低之分

海全法師回望昔日「陳Sir」,依舊溫婉明媚。今日的他成為另一個碼頭,讓其他小船泊岸停留,在寺院、大學教佛學,鼓勵人勇敢選擇未來。舊日的教學經歷讓他今日繼續在青年工作,弘揚佛法。他常說:「沒有傷害人,為何不勇敢一點選擇自己的未來。」未來沒有高低之分,只要我們記得,他日轉世會因為今世存了什麼能量而去什麼屬性就可以。即是倘若我們不聞不問世事,輪迴轉世,或者人不太適合我們?

如是者,未來之於出家人,是否輪迴轉世?法師笑笑,跟我講了一個故事。前幾日,他的護照、車牌要去續期,他看看下次續証的年份是2028年。他笑了一笑,跟我說:「2028年咁遠,都唔知等唔等到。」他說,這刻的他只在想,若果有些人需要他提點、幫助,他會用他的能力去幫助,倘若能量用完,要他離開,也不過如此。

「有學生曾經說,我的理論太深,要200年後大家才明白。我答他們,我一定能夠轉世為人。為甚麼這樣肯定?哈哈,看看吧。」

Illustration by OneMouthLi
Text by Appo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