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了橙海

聽見了橙海

微小改變,牽動未來;所謂未來,取決現在。

CK:即使可能,我亦不想預知未來

曾經,CK和大部分人一樣,渴望窺探未來的蹤跡。一次,他找了一名相士幫他算命睇相。

相士掐指一算,言之鑿鑿的跟CK說:你廿八到三十二歲期間將會有官非。

官非?雖說官非可大可小,但總不會是好事吧。

CK聽畢非常擔憂,這宗所謂官非,到底有多嚴重?會否影響自己,甚至是樂隊的發展、甚或是牢獄之災?縱使他心裏知道,所謂風水命理,可能只是信則有,不信則無的玩意。不過,相士又說得這麼肯定⋯⋯

廿八到三十二歲這五年裏,CK提心吊膽,就是擺脫不了相士預言的陰影。他想方設法,嘗試改變相士口中的未來,生活過得小心翼翼,心裏不斷提醒自己,要小心,要檢點,不要惹麻煩。

盡人事,聽天命,結果最終揭曉。所謂官非,原來只是某天CK駕車時,被其他車輛迫得不能切線,最終上庭,罰錢,了結。

實在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現在回想,這五年來的恐懼、擔憂,到頭來只是過份擔心。與其如此,CK決定,即使有能力,他也不會,亦不想預知未來。

阿達:命定不命定,完美不完美

小丸子的姐姐櫻美子說過,人生就是不斷的在後悔。

後悔,與其花錢讀書,不如拿學費盡早投資買樓。後悔,與其去學音樂,不如以買樂器的錢去炒Bitcoin。

人生長路漫漫,面對錯綜複雜的路標,難免會感到困惑。難免會做錯選擇。
難免,會後悔。

然而阿達不會。

除了打鼓之外,他也喜歡閱讀,尤其是哲學書。漫遊於哲思的星海之中,他領悟到,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命運。若有機會回到過去,與六歲的阿達對話,他寧願什麼都不要說,甚至不會勸年少的自己玩音樂。

因為阿達相信命定、緣份和命運,不想打亂了屬於六歲阿達的未來。但命定,不代表不可以主宰命運。他知道現實並不完美,但從不對現實妥協。

每逢Supper Moment出show,作為一隊樂隊,最在意的當然是表演的質素。首要條件,就是音響器材。猶如現實並不總是完美,每一次表演,亦不一定有良好的器材。

如繪畫一般,顏色愈繽紛,畫面愈吸引。阿達他們總是希望,表演可以達到二十枝顏色筆的效果。然而現實總是無情,偶爾,阿達只可以得到五枝顏色筆,最壞的情況,更只有一枝鉛筆。

該怎麼辦?堅持所謂完美,索性罷演?或者選擇妥協,敷衍了事?
阿達和Supper Moment,決定全力以赴,嘗試用鉛筆繪出顏色。

在完美和不完美之間,從不是黑白分明的楚河漢界。誰說絢麗才是王道?純黑或是留白,也可以很美好。太在乎圓形的一個小小崩角,只會忽略了整個圓圈。
有如,命定並不命定;完美,並不一定完美。
而阿達的所謂矛盾,其實,並不矛盾。

阿雞:一念之差,Supper Moment誕生了

話說,阿雞當年可是讀電腦出身的。

雖然一頭金髮,加上輪廓分明的外表,乍看上去,生來就是一副玩音樂的架勢。然而回望當時,並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在往後的日子裏,音樂,竟是他人生的全部。

甚至他從來沒有夾Band的經驗,他只是一位懂得彈結他的普通青年。

不過,人生的軌道,又有誰能料到?阿雞的樂隊之路,竟然由電腦開始。

那時,阿雞只不過是幫朋友整電腦,湊巧這位朋友的哥哥是Supper Moment鼓手阿達那隊樂隊的DJ。又湊巧,這隊樂隊正需要一位結他手。當這位朋友知道阿雞有玩結他之後,就邀請他上去與阿達他們夾Band。

只是無心插柳的一問。這條問題,將成為阿雞人生的轉捩點。音樂未來的大門,已悄然半開,只等阿雞昂首入內。

然而當時的阿雞,又豈會知曉這問題所代表的一切。甚至,他差點因為一個微不足道的原因,而不得其門而入。

「我記得,他並不是事前約好的,而是星期六下午一時突然打電話過來,你也知道,星期六,通常都睡得天昏地暗。」

是的,真的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理由:賴床。
「我其實有想過Say No,睡多一會,因為實在太眼瞓。」

一邊是朋友的呼喚,一邊是睡魔的纏繞。幾經掙扎,阿雞心想,大不了睡少一兩小時,終究提早起身。

一念之差。若果阿雞真的為了區區一兩小時的睡眠,沒有起床,他就不會認識阿達,亦不會找到CK,CK又不會找到Sunny,Supper Moment亦不會叫作Supper Moment。

伴隨樂隊走過十數載,驀然回首,阿雞驚覺,一切一切,竟源於一個小小的決定。

Sunny:聽見了橙海

創作是一件很玄妙的事。
掌握了概念,想像了畫面,剩下的,就只是寫出來而已。
理應是一件簡單的事。
怎料,就是死活寫不出來。

就像《橙海》。

《橙海》的意念在Sunny的腦海中飄泊了好一段日子。只不過是黃昏晚霞照射於海上的顏色而已,這畫面不難理解呀。然而,當他正想動筆之際,那漩洑已久的思緒,偏偏不能幻化為墨水,轉變為紙上的歌詞。

如是者,這首歌徒具意念,卻久未成形。

直至一次旅行,他遇上了水上電單車。

相對於台上熱情果敢的主唱形象,現實中的Sunny也有懦弱膽小的一面。害怕高度,懼怕危險,縱是難得的旅行,水上電單車這種剌激玩意本不在他考慮之列。

豈料那天,或是昡目的陽光,抑或悠然的海浪,神推鬼㧬之下,Sunny終究跨上了那台水上電單車。

當他駛到海天一色的盡頭,剎那,橙海出現了。

不只那片橘黃的彤霞。亦不僅只是染上餘暉的大海。如水般自由流動,鳥越長空;如星般閃爍失重,宇宙無窮,一幕幕如詩如畫的幻夢,一句句渾然天成的歌詞,如海波,如潮湧,由現實的橙海,湧進Sunny的腦海。

若果Sunny沒有克服懦怯,跨上那水上電單車,就不會與這片橙海這般親近。又或者,若Sunny沒有百忙抽空,踏上旅途,他亦不會親睹這片橙海的景象。

而這片看得見的橙海,亦終不能成為聽得見的《橙海》。

一個微小的改變,牽動了未來。
而所謂未來,其實取決於現在。

Text by 梁越
Illustration by Siul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