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米湯

粟米湯

那年,他們一起到日本北海道旅行。

在二世谷滑雪場上,她享受著漂浮在雪上的滑行。據說,那裡有著全世界排名前三名的超高降雪量,所以,就算跌倒了,都像是跌進一堆棉花糖裡那樣過癮。

他們滑得樂此不疲,終於累透了才肯停下來。11月的北海道室外只有攝氏8度左右,寒風呼呼地吹著。

「好冷啊。」她說。他將她的手和自己的藏在口袋。那時候,除了熱騰騰的溫泉水,他們最渴望得到的,大概就是一碗暖透心的熱湯。

在路上的一部自動售賣機,他看見罐頭粟米湯,還是熱的。

「快點買一罐。」他正要找那堆陌生的零錢。

她說:「不要亂買,有很多牌子,有一些牌子沒那麼好飲。
他問:「那麼,哪一種最好飲?」機中就是罐頭粟米湯都有幾種。

「但我不記得了。」她有點苦惱,冷風夾著陽光,頭髮在飛舞,她用手壓下。

按一罐下來,他把熱鋁罐放在手中,一股溫暖感能迅速將雙手的冰冷驅走。溫暖的手再慢慢開蓋後,呷一口熱湯,暖意頓時滲透整個身體。

他們在寒風中笑著,捧著那罐粟米湯,細味著濃郁的粟米香甜味,還有一顆顆粟米粒……他們像充滿電一樣,又再到雪上快樂的滑行。那個旅途裡,他們還特別試了不同牌子的粟米湯,測試哪一款最好。

後來,分手了。他看到香港有店舖賣那種粟米湯,想起她。是哪一個牌子最好?現在卻怎麼想也想不起。他們當初是怎麼開始和終結,像那一罐罐粟米湯的味道,記憶已經模糊了,但至少不會忘記那喝著粟米湯的幸福感和寒風裡傻傻的笑臉。

即使沒結果,也不一定要被遺忘。

Illustration by 在高速公路旁邊野餐, represented by Storyte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