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的廁所

墨爾本是韋羅莎(Rosa)跟老公度蜜月的城市。一天,他倆去了當地的跳蚤市場,逛了不一會,Rosa便想上廁所。

但是那女廁的人龍很長,她只好耐心排隊。排着排着,後面的女人就講話了:「做男人真好啊。」她看着旁邊的男廁隨口地說。

「真的!他們都不用排隊。做女人真是麻煩。」於是二人一邊排隊,一邊聊起天來。

她把這情景記在心裏,只要打破跟陌生人的隔閡,連排隊上廁所也可以很愉快。

每天走在路上,迎面走來的墨爾本人都會跟她打招呼、講早晨,微細的動作觸動了她,原來陌生人亦看到她,甚至肯定她的存在。相反在香港,別人往往對路人視而不見,匆匆避走,情願看對方不到。

她覺得好沮喪,為什麼香港人會這樣呢?

她記得小時候被爸爸說自己too Chinese,從不跟鄰居打招呼,也許這就是中國人文化吧。回到香港,她決定學習墨爾本人,在生活中踏出一小步,例如坐地鐵時,給在旁邊猛咳的阿姨一顆喉糖,也為對面汗流浹背的男孩遞上一包紙巾。

原來向陌生人表達善意和關懷,不是想像般困難。

Storyteller:韋羅莎 Rosa Maria Velasco
Illustration by Storyteller.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