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狂

永無止境的妥協只把消滅了愛

電影《失蹤罪》描述充滿控制慾的老婆設局陷害老公,讓人們都以為是他外遇後謀殺懷有身孕的髮妻。他初看時只覺編劇在嘩眾取寵,暗笑情節荒謬。

直到他和她在一起後,他再也笑不出來了,原來這個世界,真的有這種控制狂;更恐怖的是,他成為了心甘情願受控的人。

最初在街上碰見美女時,她會半試探式地問「你覺得嗰個靚唔靚?」,他當然識趣地裝出一臉嫌棄說「唔靚」、「太俗氣」。二人就會笑着對那些女子評頭品足。他覺得這也算是一種情趣。

但不到一個月她就現出真身,暗中檢查他的電話、在各大社交平台加他的好友,後來更擅自在他的手機安裝追蹤定位應用,總之就是要掌握他的全天候動向和人際網絡。

他和她當面對質。她哭着說「因為以前被劈腿過,所以很需要安全感」;「他也可以以同樣的方法對待他,情侶之間本來就不應該有什麼隱瞞」云云。

身旁好友覺得不妥,勸他斬纜為上;然而他一世人只談過兩次戀愛,以為那也許都是愛的一種方式,幾經掙扎下他妥協了。

但那次讓步就是折磨的開始。他不知道她是如何辦到的,但她就是有方法給他邪教般的洗腦,令他覺得即使斜視別的女生一秒,都是對不起她。他和女性朋友斷絕來往是理所當然;而男性朋友也不應來往過密,因為他們總會聯群結隊夜蒲,又或者當中有同性戀者。

直到某個晚上,她以近乎命令的語氣,要他把「不小心」按讚的前度女友的所有圖片檢舉,他終於忍無可忍,憤然離去。

一眾好友熱烈慶祝他從邪教教主魔掌中逃離,有人更抵死地把他們的舊照製成卡片贈慶,照片上的他垂頭喪氣,與身旁的她趾高氣揚,形成強烈對比。

本來還帶點傷感的他不禁噗哧一笑,追打卡片設計師,眾人嬉鬧起哄⋯⋯他想,慶幸身邊還有這群豬朋好友,分手後雖然沒了異性,但總算掙回點人性。

Storyteller:陳康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