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香凝:青春是咖啡原豆

余香凝:青春是咖啡原豆

 反叛之前,是責任感。

余香凝的青春像咖啡原豆,反叛因子被鎖在硬殼裏頭,經過無數次耐心脫殼,原豆才會露出點點原貌。別人的期望就是余香凝的外殼,她總把自己想做的、愛做的躲到最深處。

去年她遇上車禍。

車翻了,右邊臉頰的部分表皮被磨走了,鼻骨裂,一攤攤血從額頭流下來。余香凝走出車外,坐在路邊。腦中卻只有一個念頭——要通知經理人明天的活動自己去不了。車禍的皮肉之痛不及失場,因為她害怕別人對「余香凝」失望。

余香凝是家中的大家姐,父母在中學時離異,從小習慣把責任扛在肩上、放在天枰上,反覆衡量反叛的可能性。早熟的她知道,別人對自己失望比任何事更絕望,所以她的青春在天枰上,一直傾斜到最底,只在裂縫中萌生。

例如模特兒之夢在16歲的她眼中,不是明星夢,而是終於可以賺生活費養自己。她跑去模特兒公司簽約,中七畢業後,全職投入模特兒工作。余香凝最大的夢想不是成名,而是「自己開心之餘,把別人都安頓好」。

她慢熱,公司安排她試鏡,接觸演戲,卻讓她一試愛上。劇本讓她的天枰間中失衡,容得下反叛,在角色前面做個無責任的人,多快活;但導演一聲cut,她又怕自己賺錢不夠、工作不穩定、不夠給家用,所以她把娛樂圈的工作弄得像售貨員一樣。每月給自己一個quota,「唔夠數就叫公司幫我接雜誌影相追數,幸好我長得夠commercial,也可以拍廣告。有筆錢放在銀行,讓家人看到。他們安心,我也安心,哈哈!」余香凝幸福地笑說:「以前也有想過做空姐,人工穩定。家人有一折機票,自己又可以見識下,幾好啊!」

她是別人眼中的乖乖女,反叛前面總有責任感在前。

金像獎快到,訪問當日她試晚裝,身高1米7的她只有120多磅,幾乎沒有贅肉。但試身效果不理想,設計師說:「你沒有我想像中瘦。」她立刻成為緊張大師,甫坐下就說不用點餐,只喝清水,「還有幾日,我死都死掂佢!」對於青春,她無法形容,因為迷茫,迷茫自己在別人眼中該成為怎樣的自己。她笑說自己「是隻被困住的野馬」,因為想人人期望可達到,自己的快樂,才會比天高。

訪問結束,走出餐廳後發現這個咖啡原豆甚難剝開,因為小妮子要減肥,咖啡也喝不得。

Text by 袁志敏

Illustration by Sheung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