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養蜂人小如

Storyteller:養蜂人小如

我不是環保分子,因環保這個字是一個倒退,將人劃分貼上標籤。

第一次看到小如,是在島上的一個樹林荒園裏。朋友介紹說:他,養蜂的。幾年過去了,他,仍在養蜂,最新是收集島上廢油做環保液體皂,一切,只為做自己喜歡的事。

喜歡戶外活動的他,十幾年前由於經常來南丫島騎越野單車,結果搬了進來。四年後,在伊利沙伯醫院做助理的他,決定辭職在島上生活工作。

小如的家在島上人煙稀少的山邊,同時也是養蜂場,那裏有著很多荔枝龍眼樹,是很適宜養蜂的地方。在他眼中,養蜂並不是一件浪漫理想的事,他坦言,是由於實際的考慮、膚淺的理由才開始的,一切源於一個改變:剛搬來的時候有次颱風,居民要去做沙灘清潔,所以成立了環保組織──綠南丫小組,之後舉辦了多次生態環保活動。當時他開始構思如何能持續發展,做有經濟盈利收入的項目,以維持運作,而養蜂就是其中之一。

蜜蜂,可以產生很多手工副產品,如手工皂、蚊怕水丶潤唇膏,之前他都會去買蜂臘,後來發現其實可以自己做,突然產生一個念頭:不如自己試試養蜜蜂。他開始跟養蜂的朋友學,遇到很多問題,也慢慢發現其中的樂趣。他笑著說蜜蜂的習性你需要一點一點去揣摩,就像愛人,它突然間離開,你要去了解它為什麼會離開。他特別慎重地說有個前輩指出,你起碼要養蜂三年才可以開始掌握蜜蜂的習性。

對小如來說,養蜂最特別的地方是,一開始你好像有目的拿它們的資源,但後來卻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事:你可以透過蜜蜂科學的管理,清楚知道大自然四季發生的變化,每一年氣候對農作物果樹丶甚至對整個大自然的影響。蜜蜂去採花粉,你就知道那一刻自然界有什麼花開?哪些花分泌蜜糖?如果幾個月天氣不好,即使整座山看上去表面綠油油,但蜜蜂採不到任何花蜜,你要置身其中,才能知道自然環境的惡劣,實際的艱難掙扎求存,正如人生。最初,他和島上的朋友合作了一間蜜蜂公司,設立蜜蜂助養計劃,但已拆夥,剩下他一人單打獨鬥。

現在的他,一個人,很忙又累,要養蜜蜂,要做肥皂,要收集廢油,又要兼職做環保店員,但他很享受,享受作為一個手工產品的創造設計者。他希望可以把產品量產化,令自己和品牌生存下去,做出產品的靈魂:提醒自己不要迷失,做一些對社區丶對環境有幫助的產品,又可以持續發展、收支平衡,甚至有盈利。他努力經營,覺得有天可以成功。

坐在海邊的店裏,小如會告訴你,他不是一個追求綠色生活的人,因這是最基本的生活訴求,而不是追求綠色生活的人才想要的;他會告訴你,自己不是一個環保分子,因環保這個字是一個倒退,將人劃分貼上標籤。

望著外面,天藍水淨,像小如所言,這是每個人都希望擁有,每個人都渴望的美好生活。但,一切不是必然,當某天不必再追求、再提倡,那才是真正的美好時光。

text by 黃言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