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件讓她憑弔情感的粉紅色外套

那件讓她憑弔情感的粉紅色外套

搬屋最磨人的事,莫過於斷捨離。即使蝸居,一旦安居,家中雜物便難免繁亂,一時間要清理整頓,真不知從何入手;而當中最耗時費神的,不是收拾與搬運,而是翻開那些陳年箱子的時刻,那些早已封存的記憶或會隨開箱時的塵埃,在心裏一同翻滾飛揚⋯⋯

若不是搬家,她已不記得家中仍藏着這些曾視之為瑰寶的舊物。

翻開箱子,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件摺疊整齊的粉紅色外套。

「二十三號晚我會坐夜航回來,你會來接我機嗎?」那時候,他眼裏閃爍着期待,她心裏暗暗激動不已。看着他,她臉帶靦腆地點了頭。那夜,他第一次牽了她的手。

她不會忘記,那數天翹首期盼的等待滋味,既患得患失,又幸福滿溢的感覺。這件外衣,就是她當時買的。當你想念、愛戀一個人的時候,就會想盡辦法給對方製造小驚喜。

他回來的時候也給她帶了手信——一條豔粉的圍巾。在機場拆開禮物的一刻,他們為着同樣的粉紅色相視爆笑。他為彼此的心有靈犀而感動,她以為她買對了禮物。他們曾經那麼深信,對方就是彼此的Mr/Mrs Right。

然而,熱戀後的爭拗愈趨頻繁,那些難以磨合的價值觀在年月中愈見分歧,彼此的愛和耐性在反覆的爭拗與失望中,一點一點磨蝕。

分手那天,他們都淚流滿臉。相愛又不能相處的無奈。臨分別的時候,他說了一句讓她良久不能釋懷的話﹕「其實,你有看我穿過這件以外的粉紅衣服麼?」她忽然像被什麼狠狠敲了一記,清醒了似的。

當初,他穿起這件外套,是他對她的溫柔;如今,他卸下這件外套,是他對自己的誠實。

繼續翻看箱內的舊物,彷彿在記憶中尋寶。底下的都是些飾物和小玩意,還有一些書信和便條。回憶倒帶似的一段一段在腦海中飛閃而過,有些清晰如昨,有些開始模糊。那時候不捨得放下的「寶物」和感情,原來早已被新的人和事沖刷變淡。

她忽爾明白,這些被小心翼翼妥善封存的舊物,不過是用以思念一個人的道具;如今物是人非,又何必再將它們帶往新居?

Storyteller:Rainbow Wong
Illustration by Andrew Y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