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故事:沒有了她的伊甸園

味道故事:沒有了她的伊甸園

亞當的第一位妻子並不是夏娃,而是莉莉斯⋯⋯

這天,阿當忽然想去喝杯酒。工作尚算順利,單身的他沒有感情煩惱,也沒有家庭負擔,純粹想要點酒精放鬆神經。他不介意一個人喝酒,甚至挺享受一個人坐在角落,面前放著一杯酒,看著眾生色相在眼前上演一幕幕戲劇。對於酒,他不挑剔,可以大口大口地喝啤酒,亦可以慢悠悠地啜著威士忌加冰。雞尾酒不是調得太甜的話,也能來一杯。

平日他比較喜歡去放著爵士樂的酒吧,這天可能因為有點寂寞,選擇了間叫作Ophelia的俱樂部,心裡想著或許能找個女伴。阿當走進去時已經站滿了人,他走到吧枱前,酒保遞給他一份酒牌。他看到上面的文字,才意識到原來今天是情人節。

酒牌上寫上三杯雞尾酒,一杯是以冧酒為基調的Amortentia,一杯是氈酒基調的Serpent’s Venom……「你看起來有點迷失,就給他一杯Lost Eden吧。」突然一把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他轉過頭,看到一位墨綠色旗袍打扮的女生,搖着折扇站在那裡。女生長得很漂亮,一頭黑色頭髮像瀑布般披在肩頭。他有聽過Ophelia不時會有舞者穿著旗袍遊走在人群之中,音樂一轉就會隨之起舞,他心想她定是其中一位舞者。

酒保點了點頭,就開始調酒。阿當就這樣被決定要喝什麼,也沒生氣,只是笑笑,那位女生也沒再說話,只搖著扇。酒來了,琥珀色又略帶紅的液體,裝在矮身的玻璃杯中,他拿起酒杯喝一口,舌尖先嘗到的是波本威士忌的煙燻味;然後是波特酒的甜,又有點櫻桃的香氣。
阿當好奇地問穿綠旗袍的舞者,為什麼這酒叫Lost Eden,「在猶太教的神話裡,亞當的第一位妻子並不是夏娃,而是莉莉斯,她因為不肯順服於亞當,所以決定離開伊甸園。這本酒是失去莉莉斯的天堂,她的甜美、她的堅強仍然在空氣中揮之不去,留下深邃的餘香。」

他再喝一口Lost Eden,感受那股櫻桃香,幻想留著一頭紅色及腰曲髮,擁有雪白肌膚的莉莉斯。當他回過神來,身旁的舞者已經不見蹤影,他彷彿仍聞到她髮間的香水味。他看一眼酒保,酒保逕自調著另一位客人的雞尾酒,對方才發生的一切不以為意。阿當苦笑了一下,揚起手,打算再叫一杯……

Illustration by Sheung Wong

Storyteller: L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