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不再找別人當作歸屬的時候 你的歸宿才會出現(下集)


對比以往七場怦然心動的戀愛,她這次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靜。

離婚後,Ivy竟然很快適應了單身生活。她不需要顧鏡自憐,關了兩間店,只剩下租金較便宜的荔枝角分店。

誰說平淡不是好生活?以前每半年換一個髮型,每日精心打扮,她突然不想粉飾自己的臉。過去衣服款式都在一個月內不重復,現在搬入小單位,能捐的都捐出去 。

八月,Ivy應泰國佛寺請求為美國黑人音樂家Howard在香港找錄音室,他為佛寺創作並唱誦一首歌。一個月後,佛寺來電,說歌曲錄好了,想請Ivy在Howard生日那天,將一份禮物轉交給他表達謝意。

Ivy發電郵邀約Howard時,一位署名Agnes女人回覆:「不用送禮物來了,我們將會有一個盛大的晚會慶祝。」電郵有一個link,Ivy順便點擊一看,原來Agnes是瑞典女歌手,也是Howard女友。

Howard生日前夕,一心希望完成佛寺交託的Ivy再電郵Agnes:「我在網絡上看到了您的樣子,真的好靚!可否親眼見見您,順手交禮物給Howard,放下禮物我就走了。」

「尖沙咀半島,我不介意你過來一陣。」這冷冷的回應沒有影響Ivy的心情。

一到酒店餐室,Ivy目光一下子掃向那驚艷的臉,Agnes妝容與五官同樣精緻,深邃的輪廓,冷峻不失誘惑的眼神,妖嬈中難掩一份剛硬。

Agnes身邊就是Howard,美國知名黑人爵士音樂人。「Hello ,我是Ivy,佛寺請我來給您送生日禮物。」Ivy上前自我介紹。

從Howard流露的那份驚訝,可見Agnes沒有任何預告。他微笑著向她伸手,有種紳士的優雅。Ivy留意到他手掌是白色,手背是黑色,有明顯分界線,清澈的雙眸閃著熠熠的光芒。

在Agnes的怒目中,Howard邀請Ivy留下共餐。

「香港人總是衝衝衝,愁眉苦臉,你看起來有點不一樣,你看起來很快樂。」

「我想不到要愁眉苦臉的理由。又或者我比較健忘。」他們從印度、泰國服飾刺繡針法,從基督教的靈修與佛教的禪修,話題無法停下來。

「天!原來我每天經過你的店舖,總覺鮮豔的顏色令人很精神。我們就住在你的服裝店附近。」
「哈哈,竟然我們是街坊。」

在旁的Agnes心不在焉,不斷接電話。「現在已經開始了,你們不來也無所謂。」
來賓一個個因為各種理由不能到來。二十多人的長餐桌,最後只坐了他們三人。

一個星期後,Ivy接到Howard的電話。「對不起打擾你了,我直覺你很善於聆聽⋯⋯Howard的語調已經不是初次見面時的雀躍。

原來他打電話給好友問為何不來生日會,大家說因為不太想見到Agnes。

Agnes是個控制欲驚人的女人,她掌控了Howard的電郵、電話接聽,她很想Howard回瑞典當她的鋼琴伴奏。但Howard卻對亞洲著迷,希望可以留在香港久一點。他感到壓力重重,十分頭痛,希望向Ivy學打坐。

於是,連續一個星期,Ivy帶Howard去九龍公園打坐。

不久,Ivy收到了Agnes一封紅色大寫英文信。

「我知道很多女人打他的主意,你不要乘虛而入,我們深愛著對方,請你離他遠一點。」

Ivy很想幫他,發短信給Howard:「我和你來往會激化矛盾。不如你們溝通好了,我再和你們兩個做朋友,好嗎?」她不再和Howard見面了,她很清晰自己不喜歡太擁擠的愛情。

三個月後,Ivy去佛寺參加萬佛節盛典。沒想到Howard就站在她前排,轉身對她合十微笑。
Ivy淡淡地微笑。廣場上站著十萬的泰國小朋友,大家手牽手,唱著Howard創作的新歌《你我沒有分別》。

離開泰國那天,Howard送Ivy赴機場。

「我和Agnes分手了,她已回瑞典。」Howard有過兩段婚姻, 兩任太太都是歌手。和Agnes交往的一年中,幾乎失去了所有朋友,男男女女,無論誰向接近他,她都會發出警告信號。
Ivy正想說什麼,手機響起。

「你怎麼會有這首歌?」Howard驚訝地說。原來,Ivy的手機鈴聲是他的作品,這首《從未遠離》沒有正式發行,只在泰國小型音樂會即興表演過一次。泰國同修發給她的曲,陪伴她度過離婚後失眠的夜晚。

Howard雖然是基督徒,卻認為佛陀是一位值得敬重的老師。幾年來他都為泰國佛寺寫歌宣揚和平從每個人內心開始。

「Ivy你總給我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份寧靜,是我以往沒有感受過的。」Ivy聽到這句話,心頭湧起複雜的思緒。

出境前,他們互相擁抱,Ivy對這大她二十歲的美國男人突然有一種久別重逢的感覺。
回港後,二人來往頻密,卻有意無意放慢了節奏。

Ivy經常去聽Howard的演唱,有時候也一起去聽各種音樂會。有次,在場的朋友都說歌手唱得很糟糕。但Howard熱情地鼓掌稱好。Ivy忍不住直言:「Howard,他唱得很難聽,為什麼你卻說他唱得好?」

「他唱歌確實不討好,但是有一個十分難度高的音,他演繹得很精準。」Ivy剎那心頭一顫。

相識半年後的一次約會,Ivy歡快地衝下樓,第一次見Howard穿著牛仔褲和Tshirt。原來上次見面Ivy笑他:「你怎麼每次都總是穿西裝,其實你可以不要穿得像個阿伯,你是音樂人不是生意人啊!」

兩人一起搭巴士。他們望著路兩旁不斷倒退的大樹,橙紅色碩的花朵,紅得穩重、莊嚴。春天的木棉花,沿著大街在燃燒。

素顏的Ivy頭發卷得很隨意,一點點的慵懶姿態。唇角勾著淡淡的笑意。不知不覺Howard已將手放在Ivy手上。Ivy默默感受這又暖又厚的大手。對比以往七場怦然心動的戀愛,她這次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靜。

四目相視,一語不發。

「我不在乎自己活到多少歲,現在我很希望自己可以活得久一些,可以照顧你到老。」一年後,他向她求婚了。

如今,結婚十年,他們依然深深愛著彼此。

Storyteller:#伊敏
Illustration by 麻甩

〖關於 #陳伊敏〗

陳伊敏,資深傳媒人,大學兼任講師。長期報道社會議題,推廣老年新想像和長者新形象。曾獲九項新聞報導獎,包括「中大新聞獎」、「人權新聞獎」、「亞洲出版業協會卓越新聞獎」等。2017年獲德國Robert Bosch Stiftung 奬學金資助遠赴德國研究老年社會,探索高齡社會的潛力,回港後寫成《看見生命的火花:德國高齡社會紀行》一書。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