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故事:回家路上

我們離家千里,登上高山,走遍鬧市,卻不想成為真正的流浪者。

12:30am,小琪一臉焦急地在機場裡踱来踱去,雙眼凝神注視著寫上「Delay」的電子顯示屏 ,說:「不知道還要延誤多久呢?」

最後她挑了一張長椅,打算躺下來小睡片刻,並拜託我在登機時把她叫醒。而我就忙著想辦法填飽肚子,一邊換算著匯率。在阿拉木圖國際機場裏的咖啡店,一個杯麵承惠一百港元,簡直是天價,買幾個的價錢足夠我買張來回泰國的機票!我決定去免稅店看看有沒有餅乾或巧克力之類的小吃會划算一點。

1:30am,班機已延誤了一個小時了,但還未有廣播宣佈上機時間。我吃著剛買來的餅乾,看著她在椅上輾轉反側,睜大眼睛,突然來一個鯉魚翻身,喃喃地說: 「不行,我還是去客務部問一問。」

原來她沒有睡。應該說,她根本睡不著。

小琪來自四川,我們剛在這個機場裡認識對方。原本如航班準時於12:30am起飛的話,應該08:30am就可以回到香港,她還要趕上10:30am從香港至四川的航班。她開始埋怨自己買的機票時間太趕了。

「你之後趕著要去上班嗎?」我嘗試跟她聊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
「不是呢⋯⋯」小琪失落地回答。
「還是機票很貴?買了多少錢?」我猜她應該是因為擔心錯過航班會浪費機票錢或需付上額外的費用而著急吧!

「也不是呢⋯⋯」她眉頭一皺,嘆了一口氣說:
「錢沒關係,回家要緊⋯⋯」

我從來沒有想過會聽到這個答案 —「回家要緊」。原來她心裡一直揣著這件事,本帶著快要回家的雀躍,現卻要延遲步入家門的時間。原來她,回家心切。

「我想念我家中的一切,只想盡快回家,重新感受那份熟悉的味道。」 小琪說。

而我,原本沒刻意放大的戀家之情,一下子感覺又回來了。原來我已離家一個月了,一整個月沒吃過中菜,也沒見過親朋好友。那張床的玫瑰氣味、養在窗台上的小花,還有爸爸的樣子,已有一個月的差別。

我們嚷著要去流浪、要見識,於是離家千里,登上高山,走遍鬧市。但我們卻不想成為真正的流浪者,盼望遊歷但總有個歸期。一個家,令我們安心展開旅程,因為我們知道,它永遠在背後挺著我們,支撐著我們的任性與軟弱, 讓我們身心泊岸。

路,走累了,便回家。

唯有每次在回家路上,於雲層上俯瞰那塊獨特的版圖,映入眼底其密密麻麻的高樓,知道自己平安回到家的一刻,感覺最實在,最窩心。

彷彿在世界繞了一圈,才發現自己更愛這裡,更懂得珍惜這個家。

家,從來都是我們最強的後盾,讓我們放心離開,然後又歸心似箭。

Illustration by Sheung Wong.
Storyteller:Chary Lin (超級查花)
/背包旅者,旅遊博客及專欄作者。大學生涯間利用獎學金遊世界,發現窮遊之樂趣。 常與旅行中的自己互相辯證,確認我仍是那活著而獨特的個體。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