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故事 《霓裳魅影》

電影故事 《霓裳魅影》

用死亡控制佔有去談情說愛,另一種痛之入骨的致死浪漫。

「什麼叫情 什麼叫愛 還不是大家自己騙自己?什麼叫癡 什麼叫迷 還不是男的女的在作戲⋯⋯」
不知為何,十幾歲的時候,她已很喜歡這首《卡門》,經常不知不覺地哼著。那天晚上,看完《霓裳魅影》( Phantom Thread),步出戲院時,她不自覺地又哼了起來。
她以為這是一套時裝片,對時裝潮流她不太感興趣,只對男主角Daniel Day-Lewis感興趣,所以她入場了,結果出乎意料。那是發生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倫敦的故事,Reynolds,著名時裝設計師,善於製造華麗的軀殼──時裝,也努力控制著身邊的一切,包括感情。他曾有無數女人,如過眼雲煙,直至在海邊餐廳遇上Alma,看似平平無奇的年輕女侍應:平胸、粗魯、出身低微,但,征服了他的孤獨,破壞了他精心量度設計的人生秩序,他害怕恐懼憤怒,怕在愛中失去自己。

什麼是情?什麼是愛?作為愛情專欄作家的她,似乎應很瞭解。在情海打滾數十年,她被視為愛情高手、情感專家,至今孑然一身,情感的本質,她已明瞭?看著戲中的男女情感博弈,那如中毒般的情感控制,她曾經也深陷其中。

當愛情變成毒品,上癮痛苦,無法自拔。那個巧匠變成無助小男孩,那個弱女變成強大施予者,以毒攻毒,換來愛與恨,恐怖而心寒。她曾想逃離,卻不捨。那是一場情感保衛戰,反擊對方傷害,以為在保護自己和對方的愛,其實一切只是徒然,愛的只是自己。這是一套浪漫愛情片? 或許是,用死亡控制佔有去談情說愛,另一種痛之入骨的致死浪漫。
片中女主角名為Alma,拉丁文意為滋養,滋養男主角Reynolds,成為他生命感情中的唯一,滋養的方式是令他變得脆弱,變成懷中那飢餓男孩,這樣才能進入他的生命,被他需要,成為他的感情支柱。愛與被愛的對弈,成為他們二人之間的調情方式。

她找來了導演Paul Thomas Anderson的訪談,他拍這個故事是因為有天他病了躺在牀上,妻子細心照顧他。看著妻子,他突然心想,妻子是不是享受我不舒服的情況?喜歡照料我的過程?然後,他想到情侶夫婦間的情感牽制,結果產生了這個導演眼中的奇怪愛情故事:一個想控制一切的男人,遇到一個可和他抗衡的女人,兩人相愛相恨。

只有利用敏感和脆弱,才能得到愛,才能感受愛? Reynolds微笑著,一口一口品嚐愛的毒蕈,Alma精心炮製的,不會致命,只會疼痛,靈與慾。

Storyteller:黃言若
Illustration by Midnight Marau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