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只為一個「型」字

陳奕迅在今年十大中文金曲頒獎典禮穿上的一套西裝,原來與林子祥有關。

一套Garment Reproduction of Workers 秋冬系列的西裝,由造型師Felix Wong選購回來套在Eason 身上,而把這套西裝由日本帶來香港的,是時裝精品店Medium Rare的店主Eddie;Eddie能開舖賣衫,是因為林子祥。

故事要由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美國三藩市說起,當年街頭文化分成黨派,有滑板派、暗黑派,甚至有極右主義的納綷派,每個黨派都有一種特定的打扮模式,一個人的穿著就等於他的身份認同。沉迷暗黑搖滾的Eddie,一身頹廢黑裝,走在街頭要小心翼翼,「那些極右派穿著軍服是很型,但當見到我這種異類,不問原由就先衝過來打餐死,分分鐘命都無。」年少的他還不清楚什麼是時裝,只知道他的生命不能沒有搖滾,為了要型,看見某些黨群唯有兜路走。

從充滿暴力的美國街頭回流到香港,Eddie從餐廳樓面到搬運,什麼工都打過,缺錢的他因為知道歌唱比賽有獎金,於是報名參加,竟讓他贏了,半隻腳踏入了娛樂圈。他開始為酒吧駐場唱歌,又跟林子祥走過埠出騷,為其唱和音。原以為這一生就是要走音樂的路,怎料聲帶受傷,於是他完成最後一場林子祥演唱會,帶著酬金,膽粗粗開起了時裝精品店 Medium Rare。

決定要做時裝店,Eddie完全是因為一個「型」字。他在店內設了一台打碟機,連王菲也喜歡來店中喝酒聊天。有次天后來了,喝開了就不願走,門外樓下都是狗仔隊,快門聲響過不停,她還走出露台,向記者擺V字手勢,閃光燈閃得更凶了。

除了賣衫,Eddie喜歡音樂的根還是斷不了,於是嘗試統籌演唱會,把他認為好的樂隊帶來香港。在舊啟德機場擺好音響,架起咪高風,樂隊就開唱。他賣門票,朋友卻仗着關係來免費開party。錢賺不到,他無悔,因為演唱會被音樂電台選為年度音樂會之一,多型。

店一開始賣古著,後來古著多人賣了,他開始引入美國的街頭「潮牌」,做著做著有點名聲了,手中本來獨家的品牌,卻逐漸被某位「潮牌教主」包攬。終是Eddie改變路數,購入著重建築及幾何風格的品牌,做出了知名度,受歡迎的品牌又被大型百貨公司挖走,沒有龐大資金的他無力反抗,他又堅拒走商業路線賣主流品牌,因為型嘛。唯有繼續開山劈石,發掘新品牌。與其做大,不如做好自己。

「後來發現小規模運作更簡單,反正我們做小眾生意。」錢?開到飯就夠了。

他的小眾,包括一群造型師,當中就有Felix Wong。「說到尾,賺大錢的事我做不來,我只希望當我不再存在於這世上時,還會有人記得,曾經有處方土讓他們找到喜愛的衣服。」

Storyteller: Lea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