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重新計算

50歲,重新計算

「我今年才25歲。」婆婆羞澀地微笑。

盯著手錶,錶盤上的世界地圖設計提醒著我,別忘記要調整時差。每次旅行,我都會戴著這隻手錶,它總是那麼的精準,令我從不錯過一班火車或飛機,讓我感到安心。

這是我今年踏足的第十八個國家。自去年辭掉那份日夜顛倒的工作後,我總算從旅遊中找回生活的樂趣。但現在當旅行變成了日常,我的心靈卻又陷入麻木狀態,患得患失的。

經過幾程飛機的煎熬,今夜我停在京都的一個車站裡。掃視一圈,目光最終落在一位猛揮手的老婆婆身上。

「Hi!Hi!」我遠遠看到一頭銀黑色的短髮在躍動。

婆婆是我宿主的鄰居,這次來到日本換宿,宿主託她幫忙來接載我到換宿的地方。

「你好,我叫向井幸子,很好高興認識你!」她以英語介紹自己,我很驚訝她居然能說得那麼流利,發音比我在任何地方遇到的日本人都要好。

「你曾到外國生活嗎?英語說得那麼好!」我在車上忍不住問幸子婆婆。

「沒有,但我有努力地學習英語。平日我最喜歡跟旅人交流,久而久之,也強化了我的語言能力。」她的雙手控制著軚盤,眼睛注視著前路的指示牌。

幸子婆婆問了我很多關於香港的問題,如我們的生活方式、教育制度和飲食習慣等。她又好奇地問了幾個有關廣東話的問題,試讀了幾個聲調,還稱其為世上最「神奇」的語言。

來到工作地的第一天,幸子婆婆舉行了歡迎派對,準備了壽司、飯糰和麵豉湯等,讓換宿者們感受到她的親切與熱情,亦令她很快地跟大家打成一片。之後她幾乎每個晚上都在客廳舉辦活動,如聖誕派對、零食聚會和文化交流夜等,邀請大家一起參與。每次走進客廳,都會看見她在跟某位旅人聊天,了解世界各地的人和事,或是在請教有關英語運用的問題。

而每個晚上,當各人都飲飽吃醉,各自返回自己的房間時,就只有她留下來,開著枱燈,鼻梁上架著一幅老花眼鏡,在自製的筆記簿上默默抄寫著,大概是在溫習當天所學到的英文句子和詞彙。

某天有位換宿者生日,我用結他彈奏了一首生日歌。幸子婆婆感到有趣,在事後請教我相關的指法。翌日我聽見她鏗鏗錚錚地彈奏著,心裡暗暗地敬服這位好學不倦的老人家。

「你遇到那麼多的旅人,舉辦那麼多的交流活動,不累嗎?」這天我納悶地問。我們正為晚上的美食派對準備食物,幸子婆婆教我如何製作大阪燒。

「每個人身上,都有獨一無二的故事,都是我此生沒法經歷的事情。」她把低筋麵粉、水、高麗菜和雞蛋等混合攪拌。我協助她把麵糊倒在鐵板上,再放上牛肉,然後把兩面煎熟。

「每一位旅人,都是我的導師!而每一天對我來說,都是新的學習體驗。」她坐下來為自己的大阪燒塗上適量的醬汁和美乃滋,再撒上柴魚和海苔粉。

「你果真是活力無窮!」我讚嘆地說,一手把醬汁塗在我的大阪燒上。

「你知道我今年幾歲嗎?」幸子婆婆突然問我。
「不知道。幾歲?」我接過她手中的一杯綠茶,感受到一股久違的溫暖。
「我今年75歲。但當我50歲的時候,我重新計算自己的年齡。所以,我今年才25歲。」她羞澀地對著我微笑,臉龐上的皺紋無礙她的一顆少女心。

她確實比我更像一位年輕人。我雖年輕,但很慚愧地,像我這種長途旅人,偶爾也有「交際疲勞」,偶爾也想敷衍應對「Where are you from」或「Tell me about your country」等問題。我在她炯炯發亮的雙眼中,猶如看到剛出走世界的自己,心中那無比的熱情和彷彿永不熄滅的火焰,帶領著我探索更多未知的領域。

到底,真正使人變老的,是歲月還是心境?

未來她想修讀進階英語、學習國語和中國舞。她點醒了我,生活的意義從來都是由我們去創造。要如何在生活中保持熱情,勿忘初衷,才是關鍵的事情。25歲,也正是我的年齡,風華正茂,亦象徵著無限的可能性。

一個半月的換宿之旅在美好中結束了。臨別時,幸子婆婆又幫我打打氣﹕「加油!要努力追隨夢想,別辜負好時光!」她幫忙把背包掛在我的肩上。

我向她道謝,然後拿起手錶,穩戴在手腕上,繼續我的旅程。
—————————–
Storyteller : Chary Lin (超級查花)
/背包旅者,旅遊博客及專欄作者。大學生涯間利用獎學金遊世界,發現窮遊之樂趣。 常與旅行中的自己互相辯證,確認我仍是那活著而獨特的個體。/

Facebook Page: 超級查花飄遊記
Illustration by PatPatK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