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故事:《無期》

音樂故事:《無期》

聽不到《約定》 也許只聽到你與我《暗湧》

「 我們下年去北海道滑雪,後年就一起去莫斯科,好不好?」她笑笑的說。
「當然好,我約定你的了。」他在她額上輕輕吻了一下。

他知道她最愛聽王菲的歌。還記得第一次約會,他說要送她驚喜,叫她合上眼睛。
「就算天空再深,看不出裂痕,眉頭仍聚滿密雲⋯⋯」甫張開眼,只見他在她面前認真地自彈自唱。「你別侮辱了王菲的《暗湧》!」她笑得開懷。他溫柔的說:「你不喜歡嗎?我還打算待你生日那天唱《約定》呢。」「我才不要!」

一年後,她來到相約見面的札幌滑雪場。

可惜的是,他沒有來。

戀人失約、離開自己,每個人或多或少也有經歷過。江海迦(AGA)覺得失去的愛情依然可以是浪漫的。「我最近看過最浪漫的一齣電影是《大亨小傳》,男主角無條件去等待,住在一個好虛幻的世界裡面。我覺得,即使大結局他仍然是得不到他想等待的人,選擇了畢生住在幻覺入面,仍然是很浪漫的。」

AGA對浪漫的解讀跟常人有點不一樣。情侶最愛的燭光晚餐,對她來說不算甚麼。瑣碎如某次下雨跟戀人一同沒有撐傘,她卻覺得非常浪漫。最近,她說想為冬天寫一首浪漫的歌。以為她會寫戀人如何在漫天飛雪之下形影不離,偏偏她就寫下了被遺棄的感覺。她寫demo時,執意只用了一部鋼琴伴奏。「只用鋼琴寫出來的melody,就好像一個女生等待內心已離她而去的男生回到自己身邊。」

AGA對於美國四、五十年代流行的ballroom dance,印象特別深刻。當時一群注重生活品味的上流社會人士,其中一種最愛的派對音樂,就是《大亨小傳》中出現過的Big Band Jazz。她把demo交給褚鎮東編曲,第一時間便提議加入Big Band Jazz風格。「Big Band Jazz用很多小提琴及銅管樂器,感覺很華麗,正正與我想像中被遺下的女生形成強烈的對比。」

淒美的旋律加入了多層次的小提琴伴奏,全部都是用真實樂器錄製。「真的小提琴才可做出木聲、空洞聲的效果。全首歌所用的樂器中只有鼓聲不是真的,我本身熱愛R&B音樂,而R&B的鼓聲是不會用真樂器製作的。」小提琴音樂與主音同樣突出,幽怨的曲調彷彿把女生冰封了的內心世界娓娓道來。

歌名本來叫《失約》,說的是一對男女約定一同遊歷很多地方,但最後男生沒有出現。二人的關係一直是似有還無,很不實在。歌詞中出現了王菲的《約定》和《暗湧》,原來是填詞人林若寧埋下的隱喻。「王菲有一隻精選碟,第一首歌是《暗湧》,第二首歌是《約定》。其實是想說這對男女一起聽過《暗湧》之後,還未聽到《約定》,就沒有下文了,二人最終未能修成正果。」

後來,歌名從《失約》改成《無期》。「無期」比「失約」沉重,這兩個字包含了很多對約定的期盼和信任。AGA忽然醒覺,人生最重大的約定,不就是婚姻嗎?於是她遠赴北海道拍攝MV,特地穿上婚宴晚裝在雪地踱步。冰冷的風打在臉上,她覺得異常落寞。她想,就是要這樣的感覺了!

《無期》的結局像《大亨小傳》,主角選擇不面對殘酷的事實,用幻想去完成約定。AGA卻由始至終告訴我,這是近期創作中最浪漫的一首歌。

「每一件事、每一個人都有其時限,未必是一個人離開了,就代表是負面。我覺得最重要是這個人在你生命中出現了之後,大家之間的經歷,以及彼此有否互相珍惜過。一個人離開與否,都不是在自己控制範圍之內,控制到的是二人之間有多少回憶。」

回憶與幻想都是不實在的。

不過對AGA來說,它們才是愛情最浪漫的模樣。

Storyteller:高嘉莉

Illustration by Keo Chow

About the Illustrator

Keo Chow 周志豪
香港年青藝術家,以水彩繪畫人物為主,創作靈感來自每看完一套電影後的一些「空白感」,嘗試以繪畫去填補這空白的遺憾。曾為香港電影金像獎宣傳片繪畫插圖,亦曾參與ifva等戶外大型活動。2015年舉辦以電影為主題的首個個人作品展《有人喜歡藍 The Overflow Blueness of An In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