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慶記棉胎店

賴慶記棉胎店面向着電車總站,湊成一對舊時代的事物,相對五十三年。經過一棟棟疊起的床褥被單,棉胎店盡頭有一面大鏡,佔去半面牆壁。奇怪,買棉胎為什麼要照鏡?

那是給新娘試穿裙褂時用的。舊式棉胎店既有龍鳳被,也兼賣手做的裙褂。裙褂的身價比龍鳳被還要貴,那細密如蟻的金銀線和珠片,都得人手縫製,機器做不出這樣的密度。以前西灣河唐樓樓上有很多婆仔做這種裙褂刺繡,像現在我們說的freelance。

賴慶記不算有名的裙褂店,熟客是附近筲箕灣和柴灣的水上人,錢攢得不多,但無論如何都要租套裙褂來嫁。大家都只租不買,經年累月,裙褂都變殘舊了。早幾年有大陸人來買,平價賣了不少,現在只剩十幾套。

老闆端出一個箱子,裙褂在裏面安靜地躺着,彤紅的絲綢閃着柔光,金銀線穩妥地釘在衣領袖口,密密麻麻分毫不差,讓人不忍直視太久,怕光芒頃刻消散。這樣新簇完好的衣料,老闆說已有幾十年歷史,新娘都嫌它舊了。但我能想像穿上它的新娘會多麼端莊雅氣,老闆也點頭,說裙褂有種沒法取代的古典美。

水上人家族人多,以前來辦嫁妝,不是一兩個人,新娘後面跟着姨媽姑姐,一來就坐上好幾個小時,一人一句,熱鬧到不行,但從不吵架,連付錢也是笑呵呵的。不僅是挑裙褂,也買龍鳳被,還有兩雙枕頭,盛嫁妝的木籠,掛在婚宴上的喜幛,掛在新郎新娘身上的紅布條⋯⋯所有刺繡品都可以在賴記辦好。以前店舖有一半位置都放嫁喜用品,木籠也放好幾隻,門前置一個放刺繡品的陳列櫃,現在一切都搬走了,騰出位置來放毛巾涼蓆。

棉胎店冷清不少,很少再有成羣結隊的客人。不是現在的人不結婚,只是大家都不辦嫁妝了。有時新娘的媽媽會一個人來,買一張龍鳳被,刺繡品太難打理,連龍鳳都是印上去的,只用一晚,圖個意頭。好歹也應該買對新枕頭吧?那媽媽卻說不清楚女兒睡慣哪種質料,怕買錯了。其餘的嫁妝,只怕更添老土。

試過有新人來八卦,想比較一下新舊裙褂的手工。七十五歲的賴老先生見他倆運吉,老馬都有火,便趕客說不賣裙褂。他這是口硬心軟,裙褂分明完好地放在箱子裏,藏在棉被後頭,待有心人來披上它們。

Illustration by Storyteller.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