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那間茶餐廳

他擅於「唱好」香港,一句「珍惜我的香港」,幾乎被香港的小學雞認定為「區歌」,高踞小學界流行榜榜首。

「如果你似我經常飛,飛到自己都唔知去咗邊,你就會明白,香港其實真係算係咁。」李克勤坐在鬧市樓上髮廊窗邊的沙發上,享受著小島的冬日陽光,以一副「等叔叔話過你知」的口吻說。

聚焦自己擁有的,別只顧著眼自己沒有的,這或許是幸福感的源頭。香港,擁有的太多,隨手拈來一個,譬如說茶餐廳。

「每個香港人心目中都有間茶餐廳。」

李克勤說。

他那間在跑馬地,你大概猜到,對,是祥興,茶餐廳界中的名牌,今年六十多歲了,每天仍是鬧哄哄的,為區內的街坊供暖。

當他還是豆丁時,幾乎每星期都會拖著爸爸的手,去家附近的祥興歎茶。「我總係覺得這裏的菠蘿油特別好食,奶茶特別香滑,即使已搬離跑馬地,有時工作經過,都要跑去回味一下。雖然轉手後除了招牌同門面,講真,杯奶茶已經麻麻地,但還是心思思想回去,那是情意結,跟食物質素沒大關係。情況就等如我現在返母校華仁,面目全非,但感覺仍在。」

祥興裏的舊地磚舊吊扇,配上了一身黑衣圍裙戴手套的侍應,舖如人一樣,時日過去,豈有不變?

只是,這兒最讓人豎起拇指的,不是門面,是平等。懶理進來的是達官貴人還是千萬票房巨星,你的身份都是一位茶客,都得等位搭抬。說到底,你點的「馳名酥皮蛋撻」不會比我的「馳名酥皮蛋撻」更「馳名」就是了。

想起早在十年前,民建聯要求政府申請把香港的茶餐廳列入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又想起克勤這天的話,「香港租金如此貴,茶餐廳捱唔到幾耐,再遲一些,香港可能就只餘翠華那種集團式餐廳⋯⋯」

翠華有貴賓室,祥興沒有,茶餐廳裏的平等,在華仁都要轉直資的年代,確實值得香港人珍惜。

Illustration by Storyteller.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