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關係,像一杯熱騰騰的latte便好了

有些關係,像一杯熱騰騰的latte便好了

墨爾本的聖誕節是出名的熱鬧,前夕的幾個星期,CBD已聚滿來買聖誕禮物的人群,有街頭演唱,也有市政廳外牆的燈光表演,歡樂溢滿整個城市,像一杯熱朱古力。澳洲人在聖誕節最愛喝熱朱古力,不用牛奶而是加heavy cream,濃得化不開。

Alfred握着一杯溫熱的咖啡,坐到地上,送給旁邊的女朋友阿魚。每天,他都偷偷在咖啡店沖一杯latte,下班時帶來給阿魚,然後開始交換彼此的見聞。

「我今天遇到一個老婆婆,她每年的這一天都坐火車來這咖啡店,為了喝一杯mocha。她就坐在門外的位置,抽着香煙,旁邊就放着那煮着朱古力的小火爐,冒着煙,好有型。突然覺得自己沖的咖啡好重要。」澳洲人在冬天喝朱古力,有的會配個火爐,因為朱古力一冷卻就會沉澱,分開兩層,須一直保溫。

「你知道嗎?今天有羣快閃跳舞團走了過來!圍住這個攤檔跳舞,多尷尬,我唯有跳兩下笑笑回應啦。還有個台灣人,他每年聖誕都來這裏扭氣球,生意好好,賺得比我多呢!還有個流浪漢,走過來聊了一個小時,我懷疑他是神經漢,哈哈!」本來坐了半天的阿魚又冷又累,不知是咖啡因還是 Alfred的出現,精力和記憶一下子回來了,起勁地說不停。

Alfred與阿魚是一起到澳洲工作的戀人。

阿魚選了在最繁華的CBD街頭擺地攤,在布袋和聖誕卡上繪畫她在澳洲見到的動物。她有滿腹計劃,出發前已決定要在澳洲畫畫、擺地攤、還要在有機農場打工換宿。時間表密麻麻,身心都沒有一刻閒暇。

對比起來,Alfred是懶洋洋的,有時看到阿魚忙來忙去,覺得自愧不如。唯有找點事情來做,例如計畫到哪個城市工作,打掃煮飯,接她放工,帶熱飲探班,安排一下行程。

那次他們要去別的城市玩,Alfred負責訂機票酒店。夜晚去到酒店才知道自己錯手取消了預約,酒店已經沒有房間給他們住了。正常女友的反應大概反白眼,沒好氣地xyz($%*(@一輪,阿魚只是苦惱地說:「怎麼辦呢?我們快去找過別的酒店吧!不知道有沒有房呢⋯⋯」於是二人就急急腳去找住宿,沒有吵過一句。

阿魚有一顆永遠向前,熱愛生活的堅韌心靈,總在期待美好事物來臨,推動着二人前行,而不停在無謂的問題和爭吵上。

「聖誕節大餐吃什麼好呢?」阿魚又在期待着什麼了。

「我想好了,就煮龍蝦和鮑魚吧,在這裏買好便宜,可以豪食一次!」Alfred說。阿魚點點頭,很滿足。

有人說旅行是愛情的試金石,工作假期更是一場試煉。這對戀人從不吵架,但又不能用浪漫形容,沒有特別的甜蜜驚喜、激情澎湃。他們不像人人都愛的熱朱古力,反倒是一杯latte,在適當的時候喝一口,淡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