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故事:迷失荒野

旅人故事:迷失荒野

10:00am Breaktime,一如既往,我獨自跑到鵝黃色的草原裡探索。記得第一天來到這個農莊打工換宿時,我跟著一對奧地利姊妹走,曾經經過一個美麗的湖泊,我想找回它,於是憑著依稀的記憶走,結果15分鐘後真的讓我找到了。

逗留30分鐘後,我便滿足地離去,想要返回工作崗位。但走了大半個小時,覺得有點不對勁,怎麼走好像也找不到回頭路,還似乎越走越遠。這個連綿不斷的草原無限地延伸著,沒有盡頭,也沒有任何標記可以讓我知道現時的方向與位置,身上的電話亦接收不到任何訊號,周圍的風景幾乎是一模一樣的,我到底要往哪裡去了?

這一刻,我並非沒有慌張的感覺,只是它被一種前所未有的釋放感蓋過了。

從來我都困於一個疆界裡,只有一條路,不容偏離,人生似乎沒有意外。現在我走歪路線出來,像被放生的鳥兒輕快地滑翔而過。我根本不知道要跑到哪裡,也只能一直跑,畫面飛快而模糊。我聽見自己急速的呼吸聲,感覺到體內的血液在流動,臉頰在發燙。幾隻野生的赤袋鼠突然從草叢裡跳出來,我幻想自己身處在虛擬世界裡,下一秒就要騎上赤袋鼠,奔走於天地之間。

這裡就只有我一個,我感到自己赤裸的存在著,我在經歷每一秒的神經跳動,把眼前感覺慢騰騰的拖拉著,灌注入身體記憶。當然,我沒有刻意令自己維持在迷失的狀態,我可真的找不到出路。而反正驚慌對事情沒有幫助,我不過讓野性狂想隨意佔上風,壓住那快要跑出來的怕死感。

途中我遇見一群牛,可以肯定的是牠們並不屬於我的host,也就是說我已經走到別人的土地了。期間我跨過了幾個鐵絲欄,其中一個是有電的。起初我的右手右腳感到一陣麻痺,還以為自己只是少做運動身體差。於是我再試第二次,手腳同樣地抽搐麻痺,覺得痛,才知道是有電的。

我不敢再往前走了,於是停留在原地。這時有三、四十隻牛瞪著我,一步一步的逼近,我屏著呼吸,以為牠們一定想衝撞過來,但牠們沒有,只是一直跟著我走。那時已是1:00pm,我已迷路兩個多小時。我的喉嚨乾涸,身體已經很累了,不能再亂花氣力。休息一會兒後,我覺得自己應該冷靜地想一想去向。我不知道哪個方向是正確的,但至少現在的方向一定是錯誤的,於是我憑著直覺向另一個方向慢慢地走。牛群乖乖地跟著我,竟令我有種安全感。

如果別人要找我,我人那麼小,從直昇機上看一定不會留意到我的存在。與牠們在一起,感覺被找到的機會會大大提升。

我的直覺幾乎從沒有出錯。半個小時後我聽見host和其他換宿者的聲音,他們在呼叫著我的名字,跑過來擁抱著我。我的失蹤要嚇壞他們了,我感到抱歉,為他們添了麻煩。我也沒想過我的認路能力那麼差勁,還好我最終也能在入黑前被找到,不然的話,我可真的要投靠赤袋鼠,向牠們借宿了。

Storyteller:  Chary Lin  (超級查花)
/ 背包旅者,旅遊博客及專欄作者。大學生涯間利用獎學金遊世界,發現窮遊之樂趣。常與旅行中的自己互相辯證,確認我仍是那活著而獨特的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