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 Thierry Chow

Storyteller: Thierry Chow

「那一整年都覺得自己很不妥,常常出街會感覺很恍神,人都是站不穩的。

後來一次和先生去台北旅行,一個下午我們到訪國立故宮博物館。我站在窗邊,看着風景,突然一陣觸電感覺⋯⋯

人開始感覺很古怪,十分虛弱,想回酒店之際已捱不住,叫先生帶我到醫院。但探過熱,檢查過一切,醫生都說我沒什麼病徵,以為我是作感冒而已。我到廁所照鏡一看,卻見自己完全臉色蒼白,不停覺得好凍好凍,成身痛到不行,前所未有的痛。先生不停追問我什麼事,“There’s something wrong with her!”但醫生沒有答案,都覺得很奇怪⋯⋯看着我,先生是慌得很,都以為我快要死。

我們回酒店去,朦朧中不停跟先生說,『不如多留幾天,直至我感覺好些才回香港吧。』但先生堅決說不,一定要如期回香港!足足三天,情況完全沒有好轉,全身劇痛,我甚至再到訪了醫院兩次⋯⋯全程跑了三間醫院,所有醫生都查不出我什麼事。

到機場回香港當天,我直頭叫先生找一張輪椅給我,機場職員看見我還以為我是個瘋子⋯⋯奇怪地,上到飛機,一起飛的剎那,我整個人是突然徹底地回過神來,絲毫無事的精神奕奕!先生在旁簡直是傻了眼。

我跟先生說:『我知道是什麼事了。』

其實是『她』想我留在台北,難怪我不停跟先生說要多留幾天。但我的靈魂努力在跟『她』對抗,不停拒絕『她』上身,才全身劇痛⋯⋯

作為一個風水師,從前都是聽客人說他覺得自己很虛弱、精神恍惚,身體不屬於自己,我只道是氣場差、運不好,卻不曾真切感受到他們的痛苦。經歷過這一次,我才終於完全感受到那種無力、身體不停要掙扎的感覺。不一定是跟鬼魂有關,而是人所有的痛苦時刻皆如此。

風水師、命理師,說到底是要懂得感受別人正在經歷什麼困苦,要懂得走進別人的生命裡去。而我終於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