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more than Talent

Something more than Talent

李幸倪的新碟造型,瞥眼看真有點像阿嬌,但她與阿嬌是截然不同的歌手。如果說阿嬌像一架賣萌的甲蟲車,那麼Gin Lee就是一架高性能越野車——這是填詞人梁栢堅的刻畫:「此妹歌喉實在太強,如一架高性能越野車過河穿谷,崎嶇山石如履平地。」

她本來就活在一場越野賽事中。

隻身從馬來西亞來香港拼搏,帶着亮麗的成績與不凡的音樂修為,卻一直浮不上水面,還經歷了歌手最可怕的唱片公司真空期,碼頭未找到,口袋又幾近乾塘,迷惘、徬徨、無助,她都咬緊牙關捱過了。2014年加盟環球,才總算走入直路。

人人都以為那是她人生最黑暗的歲月,只有她最清楚,耐力不是一天練成的。為了音樂,苦頭她早吃了不少,才會有今天的打不死。崎嶇山路,早在她決定一頭栽進音樂路上已開始了。

起點在吉隆坡頂尖的音樂學院。

當初升讀大學,她沒想過唸音樂,「早知難搵食。」她說。她打算報讀心理學,但音樂人爸爸竟然反對:「不,你去讀音樂吧!別愁出路。」

當身邊一個又一個愛音樂的朋友都被逼去讀法律、醫科、會計,爸爸的話,她實在沒理由不從。只是沒想過,四年過去,大學畢業那天,她是徹底的頭也不回,「直情想這一世都唔再讀書,太辛苦,讀音樂真的好辛苦。」

「每個note都是一個frequency,一個studio要怎樣設計才最靚聲,那全都關乎物理。還要讀engineering,學mixing,以及厚厚的音樂史⋯⋯」她自此知道,稱得上專業音樂人的,不能單靠一把靚聲和一股熱情。

然後有無數次,她自覺信心十足,把嘔心瀝血的作品遞到教授面前,卻碰上一鼻子灰,「試過好畀心機做了一隻國語歌,但外籍教授一句『市場太細』便打了個低分,真的好嬲好激氣。」但她明白,音樂是主觀的,任你嗌破口喉,也不會得到一點掌聲。要贏人心,你得付出比你想像的更多。

「最辛苦是final project,要寫好多樂譜給三十人的樂團演奏,然後還要分析背後的理論和想法。最後衝刺的那個月,我幾乎不眠不休,邊做邊喊,試過兩日無沖涼,好抑鬱,好深刻。交功課那天,因為頁數太多,printer都被我弄壞了,我爸爸在旁幫手,人人都像打仗一樣。有同學就因為最後print唔切,無法畢業,只能換回教授一句“See you next exam.”」

五十個學生,只有四個穿上畢業袍,「而我,是唯一的女生。」

昔日「木人巷」裏學到的,今天用得著嗎?

「不一定,但它讓我成為很有knowledge的歌手,而非只站在台上負責唱歌那一種。這對歌手來說好重要,你需要something more than talent才可走得更遠。這個世界,永遠唔識的人都比識的人多,但真正識貨的人會明白我。我想要識貨的粉絲,自覺有責任去拓闊他們的音樂視野。聽歌,不一定只聽歌詞,還有混音、編曲⋯⋯我們應嘗試多角度去欣賞一首歌。」

欣賞一個歌手亦然。眼前這輛高性能越野車,正向着夢想疾駛而去。

Illustration by Keo Chow, represented by Storyteller.
Text/ 陳琴詩

About the Illustrator

Keo Chow 周志豪
香港年用藝術家,以水彩繪畫人物為主,創作靈感來自每看完一套電影後的一些「空白感」,嘗試以繪畫去填補這空白的遺憾。曾為香港電影金像獎宣傳片繪畫插圖,亦曾參與ifva等戶外大型活動。2015年舉辦以電影為主題的首個個人作品展《有人喜歡藍 The Overflow Blueness of An Inert》。

「Another Side 故事系列 x Keo Chow」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著不同的面貌,Storyteller聯同插畫師 Keo Chow 透過文字和圖畫呈現一系列音樂人隱藏的另一面。
【觀看故事】:https://goo.gl/iUzkj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