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梁栢堅

據說有個人和梁栢堅一樣很愛這枝Ardbeg Uigeadail威士忌,都獨愛那份啃味、碘酒味藥水味醫院味,那人是查爾斯王子……

梁栢堅是酒鬼。是酒讓他結識了音樂人,讓本來平凡一個中環白領當上半個詞人,後來連正職都沒了,才可順理成章全職寫詞,邊喝邊寫自在人生。常強調飲酒不是要買醉。酒之嘛,明天還不是繼續有得飲?

三十幾歲,一嘗傳說中最「難飲」的Ardbeg Uigeadail威士忌。據講吞得下這枝,便世間上所有苦都吞得了。

「乾杯。」半醉。寫詞。

轉眼寫詞十年,已然四十歲,這夜看見酒櫃上兩枝Ardbeg Uigeadail,隨手拿起,原來都清空了。是什麼時候開始愛上這枝酒?不記得。只記得某個晚上一個人乾了一枝。那夜發生特別事麼?無。

不是醉了忘了,而是日子從來平常/坦,失戀呀被炒魷魚呀被人說PK呀都是閒事。

一想到這便慚愧,查爾斯王子等了數十年才能與最愛卡米拉在一起,飲啃酒與他的人生多襯。

半醉半醒,梁栢堅想起了中六一次中文口試比賽。老師向來不喜歡他,頑皮,撩是鬥非,寸嘴。口試不合格,老師要他設定題目再次演說再次評分。他臭臉的走到全班面前。

「從前有個工匠經過一棵巨大的櫟樹。樹蔭可以容納上千頭牛休息;枝枒粗到可以造船。路人嘖嘖稱奇,但木匠瞄了一眼便走。他說這棵樹沒什麼用,造船會沉,造棺材會腐爛,造門窗會流出樹汁……

大樹聽了生氣,夜晚在木匠的夢裏反駁:那些所謂有用的橘、梨、柚樹,果實成熟時就被人拉扯攀折,樹很快死了。一切有用的東西皆如此,若我要像你所說的有用,豈不早被砍了?你眼中的無用,對我來說正是大用。

故事告訴我們,有些東西正正會因為它的無用而免於侵擾,是為大用,所謂『無用之用』……」

嘩,嚇死了老師。

平日以為無用的那個孩子鬼上身?

最大快人心是連全班最叻的女同學也悄悄走上來,「其實你講得很好呢!」

「好在她不美!要是個美女?她死定了。」梁栢堅到今天仍然自豪。

又呷一口Ardbeg Uigeadail,又寫了一首無無謂謂的惡搞歌詞,碘酒味直衝上腦,

是人生的味道。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