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離家出走

不再離家出走

平日早上,沙田第一城籃球場,黃曉生都在教孩子踏單車,分毫不收。

至今為止,他已是三百多個孩子的教車師傅,但他說,他最想見到的,其實是孩子的父母自己教。

他把口訣都寫在面書上:先得確保孩子能雙腳著地,有足夠的安全感;然後,像玩平衡車般讓他自己滑行一陣子;最後大人可扶著車頭位置幫忙滑行,適時放手便成。

踏單車與游泳都是童年大事,廿年後,你未必記得誰教你摺飛機唱歌仔,但你肯定忘不了那教你踏單車的人——如果那是爸爸或媽媽,回憶的味道該有點不同吧!

「早陣子有個媽媽來短訊說,兩個兒子都是爸爸教曉踏單車的,但爸爸年前過身,妹妹便沒人教了……聽到這種狀況,我即為她安排『快期」,很快便教曉妹妹踏單車了。可惜當天忙著教車,沒能多跟她們聊幾句……」

家庭最重要,這是他的口頭禪。

因為有過兩次離家出走的經驗。

他是潮洲人,年幼時,父親離鄉到香港幹活,留下媽媽與兄弟倆。為了得到更好的教育,他和弟弟分別投靠親戚家。在叔叔家住的兩年,無父無母管束的自由,曾教他樂了一陣子,他就是在這個家,學會了踏單車。

「但始終是寄人籬下,有天我晚了回家吃飯,嬸嬸竟然沒留飯給我,我肯定,如果是她自己的孩子,她一定不會這樣……我討厭被不公平對待。一怒之下,帶著我的唐狗,離家出走。」

一人一狗從天光走到黃昏,只記得外頭好冷,人好熱,回去見到老媽,兩母子抱頭大哭。「媽媽像抱枕,很舒服,很安全。」

第二次離家出走,在婚後。

太太是個大學生,教書的。黃曉生中五畢業,輾轉做過很多行業,但似乎都沒甚發揮機會,人工長期維持在低位。女尊男卑,閒話不少,潮洲男人,自嚥不下,於是把心一橫,掏出身上僅有的五百元交給外傭,拜托她先照顧著年幼的兒子,自己問友人借了點「水腳」,就離開家門,回鄉尋找機會。

為了一口氣,拋妻棄子,當時心裏只想著揾大錢,用來封住別人的口。

但夜閑人靜,還是記掛香港那頭家。三個月後,妻兒來了,他就回去了。

那是一場絕地反擊戰,回到香港,他把樓賣了,搞茶葉生意,因為剛好在鄉間認識了賣茶的老闆,覺得他的茶不錯,便直接向他入貨。半年後見勢色不對,轉賣魚蛋燒賣糖水,他嘴尖,味道不對或食材不新鮮,寧願不賣,結果,其門如市,每天開檔幾小時已為本。

魚蛋燒賣就這樣證明了他的實力,為他吐了一口怨氣。

後來小食店加租,小小的舖仔,由三千加到四千,他不想六蚊一串燒賣要賣八蚊,夫婦商量過後,決定辭掉外傭,由他當上全職爸爸,照顧一對年幼子女。離家出走的經驗,讓他練就金剛不壞之身,「只要家裏幸福,就不用理會閒言閒語了。最重要是夫妻有默契,孩子健康快樂,有良好品格。」

他有時會帶著一對子女到球場教車,耳濡目染,女兒竟也成了街坊小孩的小師傅。作為爸爸,他開心到不得了。「只要我們每人多做一步,香港就不一樣了。」

來香港近三十年了,他已視這小城為家,近年這個家風起雲湧,他不是沒想過離家出走的……「直至那回到台灣踏單車環島遊,走進餐廳,人家第一時間跟你講台語或國語,你就知道,那不是自己的地方,那種外人的滋味,不好受。」

明年便足四十歲了,有朋友笑他「捉到鹿不會脫角」,既然漸有名氣,為什麼不發展成一盤生意?每個孩子收二百,家長都肯定大排長龍!說不好還會發展成親子界KOL呢………

「我有信仰,知道錢不應這樣賺,既然現在家裏不缺錢,就可以做些自己想做的。就好像街坊的電器壞了,你替他修好,難道又要向他收錢?當所有事情都向錢看,鄰里關係又去了哪裏?曾經,這城有種『人人為我、我會人人」的感覺,如今一定要變得這樣冷漠嗎?」

Text / 陳琴詩

https://www.facebook.com/freebiketuto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