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Hana

STORYTELLER:Hana

自由工作者Hana:「小學就被養成自己摺被的習慣,不管多匆忙,每天起床後第一件事就是摺被。到了初中,被子必須摺疊至稜角分明,床單也必須平順無痕⋯⋯因為母親是個潔癖者。

她無法接受沒有完全擰乾的毛巾、洗手盤外和地下的水滴、浴缸濾網的頭髮、垃圾桶的食物殘渣和飲料包裝,更無法接受別人穿著睡衣以外的衣服坐在床上,儘管一整天都待在家裡也無法接受他人沒有洗澡就踩到床上⋯⋯稍微疏忽,在母親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暴跳如雷,情緒崩潰,並且做出嚴厲懲罰,比如說身體傷害、摧毀妳所喜歡的物品、扣減自由時間去承擔其他家務、取消週末期待已久的娛樂活動等⋯⋯

後來,我搬出來獨自生活,也患上了潔癖症。

每天必須把家裡吸塵、消毒各四至六次,把衣服洗好晾好,把垃圾倒掉才能得以安心,否則無法入睡。有時即使清潔了好幾遍仍覺得不夠乾淨,情緒跟著爆發,邊瘋狂清潔邊失控痛哭。

試過有朋友上來吃飯,我突然注意到櫃子有灰塵,立即跑去拿毛巾擦乾淨;有次朋友不小心把牛奶打翻在地毯上,我輕輕回應一句『沒關係,把它扔掉就好。』其實我沒惡意,只是既不希望麻煩到客人清理,也不想面對那塊地毯。幾年後朋友再次提起此事,才坦言當時我的反應是她所見過我最恐怖的一面⋯⋯

後來因著各種原因,我痊癒了。回想起來,患上潔癖是我人生裡很特別的經歷,亦讓我更了解潔癖症患者的心理和精神需求。更了解母親的內心糾結。」

Illustration by Storyte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