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耀聲:瑞士的異鄉人

林耀聲:瑞士的異鄉人

林耀聲,17歲在球場被發掘,於導演麥曦茵的電影《烈日當空》擔任男主角。戲一部接一部,《志明與春嬌》、《DIVA華麗之後》、《點五步》⋯⋯也是電視劇《瑪嘉烈與大衛系列綠豆》裏大衛的年輕版。入行十年,他一副靦腆的臉其實埋藏着一顆很堅定的心⋯⋯

那年四月的瑞士,將最美好的春日帶到人前。林耀聲因為拍戲,第一次踏足這片土地。

異國春色沒能使他提起勁,打從上飛機開始,他就整個繃緊。他的英文只有小學程度,來瑞士前日夜拼命把整份英文劇本背起來,更別說練習日常溝通的英文。

身邊的攝製隊都在說英文,語言失效,在陌生的國度,他似個被遺棄的異鄉人,卻無從遁走。像他在戲中飾演的李志超,隻身來到瑞士,沒有退路。晚上,他緊張兮兮地背誦明天的劇本,灌進兩支啤酒才能入眠。

窗外是明媚開揚的瑞士風景,但他還是躲到狹小的洗手間。這是他小小的comfort zone,面對四壁,靜下來,放空,重整思緒。本來深邃的眼睛,來到瑞士後黑了一圈,淚滴從眼眶墜下,直至沾濕面頰才察覺。

開拍前,他每天在讀劇本,陌生的文字是沒意義的符號,唸每個字他都想哭。連英文老師都放棄了,說他沒可能一個月內讀好整個劇本。

他邊掉眼淚邊問自己:為何小時候沒學好英文呢?為何機會來了,又沒有準備好自己?他哭過很多遍,質疑與氣餒,讓他沉溺、崩解,無法相信自己能好好演下去。

他不擅長談自己,講起自己就語塞,總不自覺拉到朋友和麥曦茵身上才可以順暢地聊下去。他知道,所有關於電影的經歷,17歲以後的路,都靠這些人陪他走來,蛻變出這樣的一個林耀聲。他藉着他們才存在,每當提起他們,他才真正感到自信。可是今次,他真的落單了,只剩一個人,流落在這異國的陌生房間。

這時,電話傳來信息,麥曦茵說了往常那句:加油啊,你一定可以的。

彷彿是二人的默契,每次他感到走不下去,總收到她突如其來的鼓勵。遠在地球另一端的麥曦茵,從帶他入行走到今天,比他更相信自己。當英文老師說放棄,麥曦茵對他說:「如果真的想演,就全力去做,就會做到。」於是每天跟他讀劇本,把英文硬吞進去。

也想起球場上的隊友,踢波時沒完沒了地喊他名字:「阿聲阿聲,傳波啊……阿聲上啊……阿聲交波!」

在雜亂的叫喊中,他意識到自己是真切的存在。唯有如此,他踢波時可以一往無前,記住「波是圓的」,無預期結果,但都要踢好。

孤獨能吞噬人的存在感。幸而在漆黑無依的大海,他聽到遠方同伴的呼喚,向他們駛去,把船錨投向他們,終於不再晃盪,尋得片刻安穩。拭乾眼淚,明天繼續航行。


Text by 木南

Illustration  by CY Lai, represented by Storyte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