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伯伯:那麼瘋癲過的網絡年代

薯伯伯:那麼瘋癲過的網絡年代

很多人跟他碰面,劈頭就說:「我細細個就看你寫的兒歌網了!」原以為他只寫西藏事物和遊記,其實從九十年代開始,薯伯伯(尤弘剛)就已經是個「網紅」。


當年他十九歲,把手抄或背下來的歌詞放到「Pazu兒歌網」。只要將Pazu倒轉來讀,就變成薯伯,成了他的網名。那時幾乎人人都有個網站,就像今天的Facebook,認真起來,也得花很大力氣經營。他須用Walkman連接電腦音效卡來傳送兒歌檔案,又要收集從各地寄來的錄音帶,不是一個upload鍵就可完成的事情。他的網站沒所謂呃like、followers、追Page View和KOL,是純粹的分享與探尋。


「那個年代的事物是無法證實的,我們會去拗美少女戰士歌詞的一個字是怎樣,各自有不同說法,但永遠沒有答案。」

他享受追尋的過程。現在所有資訊都可從網上查找,「再沒有那都市傳說的感覺。」今天我們習慣用網絡去查明真偽,但看似言之鑿鑿的,也可能是內容農場和假新聞,真的有比以前進步嗎?網絡只提供疑幻似真的資訊,或許我們沒有離真相更近。他亦覺得網絡世界變得可怕,「電腦揀出來的事物會令你開心,因為它知道你想要什麼,都幾creepy呢。」他形容我們在「圍爐取暖」,在網絡看到的都經過複雜計算,用家失去主導權。


還有人想知道另一邊的世界在發生什麼嗎?

他讀過《The Filter Bubble》,講述搜尋引擎如何掌控生活,令用家只接收到近似立場的資訊。他想知道另一邊的世界發生什麼,於是便like遍「愛字頭」的Facebook page,希望「說服」Facebook,讓他接收建制派那邊的言論。

但深究下去,在未有大數據控制的「美好網絡年代」,接收的信息會更多元嗎?他憶起當時有款電子手帳叫Palm Pilot,與Apple公司出的Newton打對台。「Apple曾經是很失敗、很衰落的公司。如果當時跟人說『過十年後所有人都用蘋果啦』,別人會笑他痴人說夢。」他是Palm Pilot網絡群組的成員,與「敵方」Newton群組天天互攻互罵。還真的付諸行動,與其他同好成立了一個支持Palm Pilot的組識。那時的他,相信亦未必能放開胸懷,去了解「Apple迷」的狂熱所為何事。


現在熱情隨時日消逝,他手上拿着的也正是iPhone。「我覺得無得頂啊,iPhone好用啊。人當然想用好用的東西。」他笑笑。就似那年代的經典歌曲:「那麼瘋癲過  那麼珍惜過 那麼動地驚天愛戀過」然而清醒了,就放手了。並不是所有九十年代的事物,都可以像《動地驚天愛戀過》般有第二次機會。網絡就是網絡,它一直在這裏,用家卻可以轉變成長,可以沉迷、覺醒、掙扎、投降、放棄⋯⋯

「每個人都會有他覺得較為幸運的年代。我好清楚剛有網絡和現在的年代,兩者都有深刻記憶。但就不用回到過去了,現在確是很方便。」他曾深切經歷過兩者之間的跨度,更重要的是摸索出自己的態度。

Illustration by Storyte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