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管的遺言

飲管的遺言

我在這冰冷的海洋漂流已經幾十年了,身體開始腐爛,還有無數被小魚咬的洞。已經忘記是從那裡來,也不知道還要留在這裡多久,我只記得我曾經住在快餐店飲管櫃裡,然後某年夏日,有人拿起我用來飲汽水,飲完便扔進垃圾桶。之後的事我忘記了。

 

我是一根主要用聚再稀製成的即棄膠飲管,由於高溫燃燒會產生有毒物質,本身亦難以分解,需要四百至五百年,因此現在成為十大海洋垃圾之一。海洋裡常常碰到我的同類,有些像我一樣破爛,有些已經殘廢,少了一半身體,給其他動物誤以為是食物吃進肚子裡,還有部分同類正躺在臭氣沖天的堆填區。我們數量驚人,特別是現在夏天大家喜歡飲凍飲,如果貪方便一人一枝,單是香港一天便浪費七百萬根膠飲管,據知道美國每天便扔棄五億根飲管,足以環繞地球2.5周。

不但難以分解,漂流在海洋的我們,更會害了其他動物。看,有一隻海龜正在游過來,我希望牠不要以為我是食物,要盡快從牠身邊游走。因為我曾聽說在哥斯達黎加有一隻瀕危海龜被飲管纏住鼻孔,要不是有動物拯隊剛好出海,幫牠從鼻孔拔出飲管,牠早就窒息死了。還有鯨魚、候鳥的肚子裡,都常常發現我們的殘骸。生而為膠飲管,我感到抱歉。

但其實我們的祖先並不是這樣討厭、這樣危害環境的。飲管早在中國唐朝、西方十九世紀已出現,當時人以蘆葦的莖、天然麥杆做飲管,用完便自然分解,不傷環境,,而且喝起來還滲出淡淡清香。如杜甫詩《送從弟亞赴安西判官》:「黃羊飫不膻,蘆酒還多醉。」蘆酒便是指用蘆管喝酒。

咦,怎麼突然一陣大浪呢?海底的垃圾膠袋、包裝袋都被浪衝出來了。救命啊,我們好像要被沖上岸了……

「大家快來看,這裡許多破爛的飲管,正是平常我們貪方便拿的膠飲管。如果不想再製造垃圾的話,其實可以用不鏽鋼飲管或者玻璃飲管代替,甚至試試不用飲管,反正味道都一樣。」一個女生把我從海灘拾起來,正在跟一群學生講解。他們似乎是來海灘執垃圾的。女生介紹還便把我放進口袋,說要當環保課教材。

我這才知道原來現在還發明了這麼多循環再用的飲管。

我想,如果有來世,希望投胎成為不鏽鋼飲管、玻璃飲管或者竹飲管,遇到一個對我不離不棄的主人,不要再當海洋垃圾了。不過現在,躺在環保美女的口袋也不錯呢。

Storyteller: 學做地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