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師治病

禪師治病

有個人得了一個怪病,每晚睡不好,身癢難當。他看遍了醫生,都不能治好他的病。有天,他聽朋友說在遙遠的山裡有一位隱世的禪師醫術高明,但他從來不下山。這個病人叫朋友去請了又請,答應治好後重金酬謝希望把禪師請下山來為他治病,禪師每次都婉拒。他請朋友把錢和禮物帶到山上,禪師依然不給面子,他說要治病就自己上山來。

那人最後還是上了山,找到了禪師的住所,敲了禪師的門。禪師親自開了門,互相問候了幾句後,那人親自送了禮物,給了禪師一封利是,禪師收下了,他就對禪師說:「請你現在給我治病吧。」

禪師叫小和尚把錢拿進房間,然後跟那人說:「我還沒下田把菜種好,今天沒時間,改天吧。」,說完就自己去種田,留著那人在屋裡發呆。

一連兩星期,每天禪師都是同樣去種田,不理他。夜裡那人身癢得騷個不停,一直喊癢,禪師帶個耳塞就翻身睡去。那人每次提治病的事,禪師都說自己還有事要做,不幫他治。那人有天終於發脾氣了,他罵起來:「錢你收了,怎麼還不幫我治?你這禪師怎麼當的?出家人不是要慈悲嗎?」禪師聽完沒反應,走去菜田。

那人很無奈,拿禪師沒辦法,又確實癢得不行,想想呆著更覺得癢,倒不如去種田,搞不好那天禪師高興了就會幫他看病。他開始學種田,覺得又累又無聊,想跟禪師聊天,打打關係,禪師都沒搭理,風花雪月禪師沒興趣,就算他嘗試跟禪師談佛法,禪師仍頭也不抬的繼續種田。他發現只有問關於種田的問題,禪師才會耐心地跟他說話,教他怎樣做。這樣一個月下來,他習慣了這樣的作息,心沉澱下來,心境變得平和,他跟禪師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種完田就一起喝喝茶,吃點瓜子。在夏日裡感受偶而拍在臉上的一陣涼風,平時吃田裡的蔬菜,一碗米飯,他臉上的皮膚換上了健康的棕色。日子過得很平淡又簡單,但他的心卻覺得前所未有地感到踏實。

有天種完田,在喝茶的時候,禪師突然問他:「你夜裡睡得怎樣?」那人說:「每天那麼早起床,一回房裡就睡過去了。」禪師又問:「那你的皮膚呢?」那人想想,原來他已經好久沒有覺得癢,皮膚已經好了。那人這才明白,禪師叫他種田,是為了治他的病,連忙多謝禪師。

禪師說:「不用謝我,是你治好了你自己。如果你不願意把你的驕慢放下,我講什麼你都不會放到心裡,不放到心裡自然不會在乎。有錢的人不在乎錢,在乎的是面子,你卻給我你最不在乎的東西,甚至沒想過我也不在乎,然後理所當然地以為我必須領你的情,這樣燥動的個性,是你夜睡不寧、皮膚騷癢的主因,不改個性,藥石無靈。慈悲不是在你的概念裡去對你濫慈悲,而是教你如何發現自己的問題,並解決自己的問題。」說完,就把錢和禮物都還給他。

那人很慚愧,問禪師:「大師,那我可以回報你些什麼,好令我無愧於你呢?」禪師笑言:「你幫我種了田,田裡的菜就足夠令我溫飽了。」

有多少時候,我們把別人的幫忙當作交易,認為我給了你這些,你就必須為我做那些,把請求看成要求。求人幫忙,回報對方是應該的,不回報才是不應該的,幫忙不是交易,幫與不幫,只是人情。沒有一種幫忙是理所當然的,珍惜每一份因緣。

Storyteller : Becky
Illustration by A Slow Soul, represented by Storyte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