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衣裙兇案

連衣裙兇案

「我害了三個女孩。」
當連衣裙看到暗紅的液體從女孩雙手流出來時,她非常內疚。

住在城市高樓內的女孩,正用雙手洗擦剛買來只穿過一次的連衣裙,紫紅色的液體混著肥皂,從雙手流到浴缸。望著沿缸而流的一道紫紅色小河,她皺了皺眉,洗刷得更用力,愈用力,流經雙手的色澤愈濃烈,甚至變成暗紫,她不知道這些液體有毒,會把雙手染成抹不掉的紫紅⋯⋯

「在她之前,已經有兩個女孩遇害。第一個是孟加拉女孩。」
連衣裙永遠不會忘記那女孩空洞無助的眼神。這件受詛咒血紅色調的衣服,誕生在孟加拉首都南方一個小城鎮,一間不見天日的工廠裡。無人知道天空是怎樣的顏色,只知道那裡的河流永遠混濁,孩子皮膚黝黑,臉上沒有笑容。製作這件衣服的十四歲孟加拉女孩,是成衣廠的童工,已經連續工作五日五夜,每天只睡一兩小時,每天趕製過千件衣服,只求賺多點錢,幫補家計。

日薪只有0.2英鎊(約港幣2.3元)的女孩,這個月來都在工廠內吃飯洗澡睡覺,每周只回家半天休息,大部分時候都分不清白晝黑夜了。如此拚命,因為哥哥幾年前在另一成衣廠倒塌意外中死亡,當時工廠內1138人和哥哥一起永遠埋葬在暗黑的大樓裡。自此,她便成了家中經濟支柱,代替哥哥繼續成衣生產。

從她手中誕生的衣服都是國際品牌,會送往紐約、倫敦、悉尼、香港、上海⋯⋯從不見光的工廠,漂洋過海到城市商場,明亮光潔的百貨公司。女孩幻想,那是怎樣一個地方呢?她筋竭力疲,好想離開不見天日的工廠,甚至試過在車縫標籤牌時寫上求救字句「Forced to work exhausting hours」,可惜石沉大海⋯⋯終於某日,當她已經數不清工作了多久,正在車縫連衣裙最後幾道歪歪斜斜的線條之際,身體開始發抖,一陣暈眩,女孩眼前一黑,便再沒有醒來。

「之後我被打包送往機場,上飛機前最後看到的,是那條混濁的河流。」

連衣裙是後來去到百貨商店貨架,其他衣服告訴她才知道,遇害的還有另一個女孩。

那是住在成衣廠不遠處,河流下游村莊的六歲女童。由於家貧,沒有多餘錢買清潔飲用水,她閒時會到河流洗澡,也會喝河水解喝裹腹,四肢瘦削的她有個漲鼓鼓的大肚子。村莊的人都知道是河流出了問題,但貧窮叫他們苦不堪言,無能為力。原來河水因為上游成衣廠排出的污染物,染成紫紅色,裡頭的有毒物質包括含毒素的化學染料,如硫化染料、還原性染料、可分解芳香胺染料等,另外衣物固色的甲醛、用於印染、清洗工序的NPE(壬基酚聚氧乙烯醚)等等,人體長期吸入有致癌風險。女孩正因整天到河邊嬉戲,患上皮膚炎,手指潰爛,最後更發現身體變差,連離開家門的力氣都沒有,父母還未來得及帶她往醫院,便在家中死於肝癌。

「我是殺人兇手⋯⋯」
連衣裙一直非常內疚,覺得自己受詛咒,接觸她的人都會帶來不幸。所以當城市女孩,從百貨商店,以特價69.9元買下她。她心感抱歉,並預感到紫紅色脫色的毒素會印在女孩手上,流入浴缸,像孟加拉的河流一樣。連衣裙生怕城市女孩也會步上孟加拉女孩的命運。她祈求一切不要成真,卻萬萬想不到接下來是這樣的一幕⋯⋯

城市女孩因為洗不掉雙手被衣服染上的色素,心頭一陣憤怒,走進房間拿起剪刀,狠狠地將連衣裙剪個稀巴爛,然後一手把它扔入垃圾箱,口裡唸唸:「垃圾!好在買得便宜,商店還在做特價,一會兒再去逛逛買幾件新衣!」全身粉碎躺在垃圾箱的連衣裙,望住女孩轉身離開的背影,她終於看清真相,嘴角淺淺一笑,不再內疚:「還好,原來我不是殺人兇手⋯⋯」

本故事純粹虛構,靈感來自時裝紀錄片《The True Cost》。

說故事的人: 學做地球人

Cover illustration: PatPatKate

Content illustration: A Slow Soul